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與黑格爾同在的夜晚

  • Hit:136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年輕黑格爾的哲學之路與生命之旅
他談論自己的方式,就是避開自己不談,他總是和自己保持距離;面對自己,他感到不安,因此他尋求共通性來保護自己。
  一七八八年到一七九三年之間,黑格爾、薛齡、赫德林一起在圖賓根修道院就讀,他們住在同一間寢室,早晨一起起床;為了不讓自己在乏味的教義課中再次睡著,他們必須在上課前先喝杯咖啡。下午的時候,他們很快把必須唸的書唸完,好利用剩餘的時間繼續康德的《理性批判》,或是他們喜愛的希臘文。如果太累了,他們就故意和校方作對,跑到城裡的酒館溜躂。
  這是一個關於年輕黑格爾的故事,從一七七○年到一八○○年,從十五歲到三十歲,從斯圖加特、圖賓根,到伯恩、法蘭克福。年輕的黑格爾,曾經迷惘、曾經不安;剛開始,他並不想成為哲學家,更不想成為神職人員,法國革命的爆發,對他帶來了極大影響,在期待德意志也能有所改變的同時,他一步一步透過思考,找到自我,立定志向。
  在這個故事裡,黑格爾不再是艱深的哲學語言,或生硬的學術符號,而是一個既狂妄又迷惘的青春少年。它是一把鑰匙,可以打開一扇小門,讓有心的人看進黑格爾的哲學世界。
本書特色
  1.第一本傳記類的「哲普」書,從黑格爾的成長故事探討黑格爾的思想形成。
  2.理路分明,文字優美,是了解黑格爾的入門書。
作者簡介
莉塔.古金斯基(Rita Kuczynski)
  一九四四年生於東普魯士(Ostpreussen)的耐登堡(Neidenburg),童年在西柏林上完小學,之後在東柏林完成高中學業。由於在音樂方面的特殊才華,得以進入列寧格勒音樂學院主修鋼琴。在追尋自我的過程中,她斷然放棄音樂,回到柏林、萊比錫,進入哲學的領域,最後以黑格爾為研究主題,取得博士學位。從事學術工作多年,曾在美國、智利多所大學客座講學。二○○八年擔任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當代德國文學高級研究員。
  目前居住在柏林,是自由作家,除了著書外,並為德國各大報紙撰寫評論。已出版的書有《但願我不是一隻小鳥》(一九九三)、《斷音》(一九九七)、《牆邊花》(一九九九)、《被尋獲的女人》(二○○二)等。
譯者簡介
林敏雅
  台灣南投人,台灣大學心理系畢業,德國特里爾大學心理系,並於薩蘭大學修習藝術史,目前旅居荷蘭並從事翻譯工作。譯著二十餘本,包括《小國王十二月》、《當世界年紀還小的時候》、《巴黎釣手尤納斯》、《但願我不是一隻小鳥》、《會跳舞的熊》(以上由玉山社 / 星月書房出版)、《童話治療》、《女性自戀》、《聽一聽聖經》等。

斯圖加特(STUTTGART) 一七七○~一七八八未經考驗的信任有時候——不只是天將破曉的時候——他相信自己已經知道要走的路。有時候——不只是當他找到一本吸引他的書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又向前邁進了幾步,然而在不知不覺中,他馬上又退回幾步。並非只有當他要爬上斯圖加特附近的山時必須繞路,很多他繞過的路,到後來才證明那是必要的。當他的母親過世時,十四歲的他,唯一能做的是和剛剛才開始習慣的世界隔離。啊,這些隔離……在他母親過世前,他就對隔離感到害怕;雖然還不曉得為什麼,但他彷彿知道自己將一再面對隔離,將不斷地和隔離扯上關係。有時候,他關上窗戶躲在自己的房間裡,等待吵雜從窗簾後退去,直到剩下寂靜。他試著堵住所有縫隙,只有這樣,他才能阻斷進入他房間的最小入口;因為他相信,只有在堅決的孤獨中,他才能保持個人特有的無限性。但是有時候,當他母親違反平常晚上的習慣,把他房間的門關上,避免弟妹和訪客吵到他時,他又會感到和世界隔離太孤單,於是站起來悄悄把門打開;他始終不明白,為什麼有門這樣的東西。然後,他經常會在房子裡走動,不確定每個房間與房間之間是否還有聯繫——他穿越一個房間到另一個房間,因為門的存在,證明了房間與房間之間的區隔與聯繫。在符騰堡的官邸,這是可能的,在這裡,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發展了他的智慧;後來的人也說黑格爾的智慧特質「在於他掌握理智的折衷主義……擁有多方面新文學的知識,尤其是有關啟蒙運動的」1,這些當然是因為他在一邦之首府,很容易取得資料。然而,黑格爾的內在期望是什麼?它們蜷縮在角落,藏在牆間的空隙,伏在地板之下。他的那些夢想又如何?它們停留在學校的路上,或者無助地蹲坐在長椅之間。那些在成長中除了需要斯圖加特山間回音,還需要更多其他東西的人,該怎麼辦?該問誰?自從母親過世之後,身為長子的黑格爾,感到分外孤單。究竟該問什麼?如果天從這山攀登過那山,觸及冰帶?該抓住哪裡,如果接下來的是只有他才察覺到的山崩?當然還有父親在,但是能問他一些言語很難說清的問題嗎?問父親是沒用的——據我們所知。在不知不覺中,他開始喜歡問自己一些他再也不會忘記的問題。他喜歡問從哪來?為什麼?到目前為止,他一直是照著規矩過日子,雖然每天都會嘗試一些不同的東西,但他從不惹事。可是,他現在開始對事情產生懷疑——他並不知道,對於這些懷疑,他其實無能為力。很早——也許太早——他就學會活在兩個世界裡,這是兩個截然不同,而且很少有交集的世界。作為成長中的年輕人,他有一部分還是大人眼中乖巧聽話的好孩子,但是並沒有遺失自我。他試著讓自己不為所動,尤其是面對那些過分想要主導他前行的特定和偶發事件。因此,他很快就學會在兩個世界中運作。不知不覺,這兩個世界之間建立了通道,從這個世界通往另一個世界,那是由這兩個世界中同時有的概念所構成的狹小抽象通道。因此,他很早就學會在不同中察覺共同點,也就是從區別中學會抽象思考。他已經非常熟練,可以在特定的時刻把不相干的東西放一旁,而不會讓人覺得他沒看見——所有研究哲學的人的必備能力。他很早就學會忘記事物的不同點,以便從遠處思考事物的同一性。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