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巨蛇的闇影

  • Hit:13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奇幻小說名家雷克‧萊爾頓【埃及守護神】系列,美國狂銷430萬冊! 混沌勢力興起,邪惡巨蛇即將摧毀人類秩序, 世界末日進入倒數計時…… 儘管卡特和莎蒂盡了最大努力,仍無法壓制混沌巨蛇阿波非斯的興風作浪,眼見全世界即將陷入永恆黑暗之中,唯一能做的就是徹底消滅阿波非斯。然而,此時「生命之屋」的魔法師起了內鬨,埃及天神之間又遭分化,布魯克林之家的年輕魔法師生徒們幾乎是孤軍奮戰。 面對黑暗勢力,卡特和莎蒂唯一的希望全繫在一道古老咒語,或許能將影子轉化為對付阿波非斯的終極武器。但是這種魔法已經失傳千年,人類世界的命運又岌岌可危,凱恩家族究竟該如何挑戰終極邪惡、完成他們的使命?本書特色◎全球暢銷【波西傑克森】作者雷克‧萊爾頓埃及系列精采大結局! 眾多讀者期待的萊爾頓【埃及守護神】系列,在等待一年之後,第三集終於再度滿足讀者體內的「奇幻癮子」!最終回《巨蛇的闇影》將帶領讀者一同拯救世界末日,同時解開前兩集未解的疑雲。 【埃及守護神】系列特色◎帶領讀者進入神祕玄妙的埃及世界。 如果說【波西傑克森】是幫助讀者認識希臘神話的最佳捷徑,那麼無論你是否熟悉埃及的神話故事,【埃及守護神】絕對是幫助你了解埃及古文明與神話信仰的最佳開端。 ◎不可錯過的合作冒險故事 「團結」與「合作」是整系列中一再強調的主題。在任何危機處理的關鍵,作者皆不斷打破一般冒險小說單一英雄主角的歷險模式,將「團隊」與「合作」的重要概念融進故事中。 ◎世界觀的視野拓展→「地球村」的文明之旅 凱恩兄妹藉由古埃及的魔法神力,得以進出各國。整個系列的冒險場域將拓展到世界各地。故事中還以各種古埃及象徵文物做為進出通道,在閱讀故事後,儼然也完成了一場文明巡禮。 ◎中文版為讀者精心加碼。加入編/譯註、主要角色介紹,讓讀者一目瞭然,輕鬆掌握角色特性。

奇幻小說名家雷克‧萊爾頓【埃及守護神】系列,美國狂銷430萬冊! 混沌勢力興起,邪惡巨蛇即將摧毀人類秩序, 世界末日進入倒數計時…… 儘管卡特和莎蒂盡了最大努力,仍無法壓制混沌巨蛇阿波非斯的興風作浪,眼見全世界即將陷入永恆黑暗之中,唯一能做的就是徹底消滅阿波非斯。然而,此時「生命之屋」的魔法師起了內鬨,埃及天神之間又遭分化,布魯克林之家的年輕魔法師生徒們幾乎是孤軍奮戰。 面對黑暗勢力,卡特和莎蒂唯一的希望全繫在一道古老咒語,或許能將影子轉化為對付阿波非斯的終極武器。但是這種魔法已經失傳千年,人類世界的命運又岌岌可危,凱恩家族究竟該如何挑戰終極邪惡、完成他們的使命?本書特色◎全球暢銷【波西傑克森】作者雷克‧萊爾頓埃及系列精采大結局! 眾多讀者期待的萊爾頓【埃及守護神】系列,在等待一年之後,第三集終於再度滿足讀者體內的「奇幻癮子」!最終回《巨蛇的闇影》將帶領讀者一同拯救世界末日,同時解開前兩集未解的疑雲。 【埃及守護神】系列特色◎帶領讀者進入神祕玄妙的埃及世界。 如果說【波西傑克森】是幫助讀者認識希臘神話的最佳捷徑,那麼無論你是否熟悉埃及的神話故事,【埃及守護神】絕對是幫助你了解埃及古文明與神話信仰的最佳開端。 ◎不可錯過的合作冒險故事 「團結」與「合作」是整系列中一再強調的主題。在任何危機處理的關鍵,作者皆不斷打破一般冒險小說單一英雄主角的歷險模式,將「團隊」與「合作」的重要概念融進故事中。 ◎世界觀的視野拓展→「地球村」的文明之旅 凱恩兄妹藉由古埃及的魔法神力,得以進出各國。整個系列的冒險場域將拓展到世界各地。故事中還以各種古埃及象徵文物做為進出通道,在閱讀故事後,儼然也完成了一場文明巡禮。 ◎中文版為讀者精心加碼。加入編/譯註、主要角色介紹,讓讀者一目瞭然,輕鬆掌握角色特性。 雷克.萊爾頓 (Rick Riordan)美國知名作家,寫過許多膾炙人口的小說,其最著名作品為風靡全球並曾改拍成電影的【波西傑克森】系列。在完成波西與希臘天神的故事後,萊爾頓緊接著的【埃及守護神】系列改以古埃及的神靈與文化為背景,打造出全新奇幻場域。【混血營英雄】系列則延續了混血營的故事,並加入羅馬神話的元素,波西在故事中仍佔有極重分量。萊爾頓在創作【波西傑克森】之前,就曾以【特雷斯‧納瓦荷】系列勇奪推理小說界的愛倫坡、夏姆斯、安東尼三大獎項;他也是【39條線索】系列的策劃者與作者之一。他早期是一位英文老師及小提琴演奏家,從事教職達十五年之久,因此對青少年、校園生活及教育議題有相當程度的了解和熱情。他同時也是兩個男孩的父親,他的兒子不僅是【波西傑克森】系列的重要推手,也是他目前所有創作的頭號讀者。譯者簡介沈曉鈺美國西蒙斯大學兒童文學碩士。時常在不同的語言文化間穿梭往來,在語言的國度進行刺激的探索冒險,閒暇時喜歡在小說世界散步。工作之餘化身【波西傑克森─混血人俱樂部】部落格主Winnie,於部落格上不定時為讀者報導波西與作者萊爾頓的相關消息。小說譯作有《波西傑克森─終極天神》、《女王,請聽我說》、【埃及守護神】系列(遠流)。 【各界好評讚譽】 萊爾頓巧妙地鋪陳了雙重性主題,包括宇宙的「秩序」與「混沌」、平凡生活與異常冒險,以及受到父母呵護與走出父母成就陰影。是一趟充滿魔法與引人深思的驚人冒險。 ──《科克斯評論》 一段上古歷史課,無縫接軌地藉由一部熱鬧的冒險故事展開。萊爾頓創造了另一部有趣、頂尖的冒險小說。 --《出版者週刊》 萊爾頓的故事總是讓讀者大呼過癮! --英國《衛報》 不管原先喜不喜歡埃及、對他們的神話傳說與文化習俗有多少認識,在看完【埃及守護神】之後,都會愛上埃及,還有他們的神。 --作家.青蛙巫婆 張東君 【埃及守護神】好評推薦主要人物簡介1  派對終結者2  與混沌對話3  圖坦卡蒙的影子  4  戰鴿的提議5  與死神共舞6  魔法戰略地圖7  體育館對戰8  花盆薩布堤9  姬亞玩火秀10  冥界審判11  遇見河神12  公牛木乃伊13  狩獵競賽14  多重人格15  潛入惡靈之境16  混沌之海17  日出時分18  死神的救援19  進入邪惡遊戲屋20  登上王位21  道別22  最後的華爾滋 1派對終結者我是莎蒂.凱恩。如果你正在聽這捲帶子,真是恭喜你了!你歷經世界末日活下來了。首先,我想直接為世界末日對你可能造成的不便致歉。地震、叛亂、暴動、龍捲風、洪水、海嘯,當然還有把太陽吞掉的巨蛇,其中恐怕有很大一部分是我們的錯。卡特和我決定,我們至少應該解釋一下事情經過。這可能也是我們的最後一次錄音。等你聽了我們的故事,就能清楚知道為什麼。所有的麻煩就從我們在達拉斯開始,有隻噴火羊毀了圖坦卡蒙王的展覽。那天晚上,德州的魔法師在達拉斯美術館對街的雕像花園舉辦一場派對。男士們身穿燕尾服,腳踩牛仔靴;女士們個個身穿晚宴服,頂著像綿綿糖般的爆炸頭。(卡特說,這個東西在美國叫做「棉花糖」。管他的。我是在倫敦長大的,所以你就是得不斷學習事物的正確說法才對。)有個樂團正在帳篷裡演奏鄉村老歌;一串串掛在樹上的彩色小燈發出微微閃光。除了偶爾會看到有魔法師從雕像裡的密門跑出來,或是召喚火花燒掉討厭的蚊子,否則這個派對看起來就和一般的派對沒什麼兩樣。我們一到那裡就將第五十一行省的領袖JD.葛里森拉到一旁召開緊急會議,當時他正在和他的客人聊天,並享用一盤牛肉墨西哥薄餅。關於這點我感到很愧疚,但一想到他所身陷的危險,我別無選擇。「攻擊?」他皺起眉頭。「圖坦卡蒙王展覽已經開始一個月了,如果阿波非斯要攻擊,他豈不是早就下手了?」JD高高壯壯的,有著一張粗獷滄桑的臉孔和一頭柔細的紅髮,雙手和樹幹一樣粗糙。他看起來大約四十歲,不過魔法師的年齡很難看得出來,說不定他已經四百歲了。他身穿一套黑色西裝,搭配一條牛仔戴的那種有飾釦皮繩領帶,腰帶釦上還有一大塊孤星裝飾,模樣有如以前西部時代的警長。「我們邊走邊說。」卡特說。他開始帶著我們走到花園的另一邊。我必須承認,我老哥展現出一股不尋常的自信。他當然還是一個超級大呆瓜。他的棕色鬈髮左邊不見了一大塊,那是他的葛萊芬給他的「吻痕」。你也可以從他臉上的傷口看出他尚未精通刮鬍子的藝術。不過,自從他過了十五歲生日,身高就一飛沖天,而且每天數小時的打鬥訓練使他鍛鍊出了肌肉。他穿著黑色亞麻衣,特別是配上腰間的卡佩許劍,看起來泰然自若而且成熟。我幾乎可以想像他成為一個男性領導者的模樣,卻不會狂笑失聲。【卡特,你幹嘛瞪我?我那樣形容已經很客氣了。】卡特在自助餐桌旁走來走去,抓起一大把玉米脆片。「阿波非斯的攻擊有個模式,」他告訴JD:「先前的其他次攻擊都是發生在新月的晚上,那是黑暗勢力最強的時候。相信我,他今天晚上會攻擊你們的博物館,而且攻勢猛烈。」JD.葛里森從一群正在喝香檳的魔法師旁邊擠過去。「其他次攻擊……」他說:「你是指芝加哥和墨西哥市?」「還有多倫多,」卡特說:「和……一些地方。」我知道他不想多說。我們整個夏天目睹過的攻擊事件,讓我們兩個惡夢連連。然而,真正全面性的末日大戰還沒到來。混沌巨蛇阿波非斯從他冥界的監牢逃脫,到現在已經過了六個月,但他尚未展開我們所預期的大規模入侵人類世界行動。基於某種原因,巨蛇耐心等待時機,只有對各個看似安居樂業的行省進行小規模攻擊。就像這裡一樣,我想。當我們走過帳篷時,樂團結束演奏,一位拿著小提琴的金髮美女向JD揮動琴弓致意。「親愛的,快過來!」她喊著:「我們需要你來彈電吉他!」他擠出笑容。「親愛的,馬上就好。我會回來的。」我們繼續往前走。JD轉向我們。「那是我妻子安妮。」「她也是魔法師嗎?」我問。他點點頭,表情變得凝重。「關於這些攻擊事件,你們為什麼這麼肯定阿波非斯會攻擊這裡呢?」卡特的嘴裡塞滿了玉米脆片,所以他的回答是:「嗯啊姆嗯啊。」「他在追查某件文物的下落。」我替卡特翻譯,「他已經毀了那文物的五件複本,僅存的最後一件就在你們的圖坦卡蒙王展覽上。」「哪一件文物?」JD問。我猶豫了一下。在來到達拉斯之前,我們布下各種防護咒,身上戴滿防禦護身符,以防有人使用魔法來竊聽,但想到要說出我們的計畫,我還是很緊張。「最好還是我們直接帶你去看吧。」我沿著噴水池走,有兩名年輕魔法師正用魔棒在石子路上比劃出閃閃發亮的「我愛你」字樣。「我們帶了自己的精英小組來幫忙,他們正在博物館等我們過去。如果你讓我們檢查這件文物,可能的話請交給我們帶回去保管……」「給你們帶回去?」JD生氣地說:「這個展覽戒備森嚴,我手下最頂尖的魔法師全天候看管這裡。你們自認為在布魯克林之家會做得比我們還好?」我們停在花園邊。越過街道,一條兩層樓高的圖坦卡蒙王展覽布條垂掛在博物館的一側。卡特拿出手機,給JD.葛里森看看螢幕上的照片。照片裡是一棟燒毀的豪宅,那曾經是多倫多第一百行省的總部。「我相信你們的守衛很厲害,」卡特說:「但我們寧可不要讓你們行省成為阿波非斯下手的目標。在其他類似的攻擊行動裡……巨蛇的手下沒有留下任何活口。」JD凝視著手機螢幕,回頭看了他的妻子安妮一眼。她正在拉小提琴,跳著兩步舞。「好吧,」JD說:「希望你的團隊很高明。」「他們很厲害。」我向他保證。「來吧,我們介紹你們認識。」我們的精英魔法師小組正忙著打劫紀念品店。菲力斯召喚了三隻企鵝,牠們頭戴圖坦卡蒙王紙面具,正搖搖擺擺到處亂晃。我們的狒狒朋友古夫坐在書架頂上讀著《法老的歷史》一書,要不是牠把書上下拿顛倒,這場景可是會令人大感驚奇。至於華特(噢,親愛的華特,你為何要這麼做?),他打開珠寶櫃,仔細檢查墜飾、手環和項鍊,彷彿這些東西都具有魔法。艾莉莎用她的土之魔法讓陶罐飄浮起來,在空中將二、三十個陶罐拋接出8字形。卡特清了清喉嚨。華特僵直不動,手裡滿滿的金子珠寶。古夫急忙從書架爬下來,大部分的書都被牠弄倒了。艾莉莎的陶罐撞碎在地上,菲力斯則試著要把他的企鵝趕到櫃子後面。(他強烈認為企鵝很有用,恐怕我無法解釋箇中原因。)JD.葛里森的手指敲彈著自己的孤星腰帶釦。「這就是你們的精英小組?」「沒錯!」我試圖擺出迷人的笑容。「抱歉,這裡弄得一團亂。我來,嗯……」我從腰帶拔出魔棒,唸了一個具有力量的字:「海-奈姆!」我愈來愈擅長唸這些咒語了。在大多數時候,我可以傳輸我的守護神艾西絲的力量而不昏倒,並且一次爆炸也沒發生過。代表「合體」的象形文字在空中亮了一下。破碎的陶片飛起來並組合回去,自動修復。書本通通回到書架上。圖坦卡蒙王的面具從企鵝頭上飛離,露出牠們的本來面目--呼!就是企鵝。我們的朋友看起來很不好意思。「抱歉。」華特一邊喃喃說著、一邊將珠寶放回櫃子裡。「因為我們覺得很無聊。」我沒辦法一直對華特生氣。他很高大,很有體育天分,身材就像個籃球隊員。他穿著運動褲和無袖上衣,露出健美的手臂。他有著熱可可般的膚色,臉孔的每一處都和他的法老祖先雕像一樣威嚴俊俏。我喜歡他嗎?這個嘛,事情很複雜,以後再好好解釋吧。JD.葛里森打量著我們團隊。「很高興認識各位。」他努力維持熱忱。「跟我來。」博物館的正廳是一個很大的白色房間,裡面擺了幾張空空的咖啡桌,有一處舞台,天花板高到可以放進一隻長頸鹿當寵物。在大廳一側,樓梯往上直通一排排的辦公室包廂;在另一邊,透明玻璃牆向外可以眺望達拉斯夜晚的天際線。JD往上指著包廂處,那裡有兩名身穿黑色亞麻袍的男子正在巡邏。「你們看到了嗎?到處都有守衛看管著。」守衛將魔杖及魔棒準備在旁。他們往下瞄了我們一眼,我注意到他們的眼睛閃閃發亮。他們臉頰上畫著象形文字,像是作戰前在臉上塗的油彩一樣。艾莉莎輕聲對我說:「他們的眼睛怎麼了?」「監視魔法。」我猜,「這些符號可以讓他們看到杜埃。」艾莉莎咬著唇。因為她的守護神是大地之神蓋伯,她喜歡實在具體的東西,像是石頭和陶土。她不喜歡很高的地方或很深的水裡;她絕對不喜歡杜埃,那個與我們共存的魔法境地。有一次,我描述杜埃就像是我們腳下的海洋、有一層層往下綿延不絕的魔法空間時。我覺得艾莉莎聽到的感覺就像快要暈船了。不過,十歲的菲力斯就沒有這種疑慮了。「太酷了!」他說:「我也想要發亮的眼睛。」他用手指劃過臉頰,留下一滴滴亮亮的、有著南極洲形狀的紫色色塊。艾莉莎大笑。「你現在看得見杜埃嗎?」「不行。」他坦承,「但我現在比較看得清楚我的企鵝。」「我們的動作應該加快了,」卡特提醒我們,「阿波非斯通常在月亮移到最高點時發動攻擊,也就是在……」「啊!」古夫舉起十根手指。要說誰對天體運行有最佳感應,那就是非狒狒莫屬。「十分鐘內,」我說:「好極了。」我們接近圖坦卡蒙王展覽的入口,這入口實在讓人很難錯過,因為有塊巨大的金色牌子寫著「圖坦卡蒙王展」。兩名魔法師站在門口守衛,一旁還有兩隻用繩子綁著的成年獵豹。卡特訝異地看著JD。「你怎麼可以完全自由地出入博物館?」這德州佬聳聳肩。「我太太安妮是委員會主席。好了,你們想要看的文物是哪一件?」「我研究過你們的展覽地圖,」卡特說:「來吧,我帶你去看。」兩隻獵豹似乎對菲力斯的企鵝很感興趣,但是守衛拉住牠們,讓我們通過。走進去之後,展場非常大,不過我想你對細節不會感興趣。這裡的展覽室有如迷宮一般,裡面擺放著石棺、雕像、家具、一些黃金珠寶……等等的東西。要是我的話,一定全部跳過不看。我所見過的埃及收藏品已經夠我欣賞好幾輩子,真是多謝了。況且,我所看到的每個地方都有令我想起悲慘經驗的東西。我們經過擺放薩布堤塑像的櫃子,那些薩布堤絕對已經被施了符咒,受到召喚時會復活。我已經用掉我的薩布堤了。我們經過很多雕像,其中有目光凶狠的怪物,也有我正面交手過的神,像是曾附身在我外婆身上的禿鷹女神奈赫貝特(這事說來話長);還有曾經試圖殺了我的貓的鱷魚神索貝克(這事也說來話長),以及之前因為辣醬而消失的獅子女神薛克梅特(這事就別問了)。在這些雕像中,最讓人難過的是一尊用雪花石膏做成的雕像,那是我們的朋友--侏儒神貝斯。雕像製作的年代非常久遠,可是我認得出那個塌鼻子、濃密的鬢角、圓滾滾的肚子,還有那張像是被煎鍋重複敲打、醜到不行但很可愛的臉。雖然我們認識貝斯只短短幾天,但他竟然為了幫助我們犧牲了自己的靈魂。現在,每當我看見他,就會想起我永遠無法償還的這份恩情。我在他的雕像前徘徊的時間比我想的還久,其他人已經從我旁邊走過去,進入下一個房間,就在前方約二十公尺的地方。這時我旁邊傳來一個聲音:「喂!」我看看四周,以為是貝斯的雕像在說話。然後這個聲音再次出現:「嘿,小姑娘。仔細聽好,現在時間不多了。」在牆壁中央,和我視線同一高度的地方,有張男人的臉孔從厚實的白色牆壁浮現突起。他有一個鷹勾鼻、刻薄的薄嘴唇和高額頭。雖然他的膚色和牆壁一樣,看起來卻栩栩如生。他空白的眼睛勉強傳達出不耐煩的眼神。「小姑娘,你救不了紙草卷的。」他警告我,「就算你做得到,也永遠無法理解裡面的內容。你需要我的幫忙。」從我開始施行魔法以來就經歷過許多稀奇古怪的事,所以現在沒有特別受到驚嚇。不過我很清楚,最好要信任那種開口跟我說話、尤其還叫我「小姑娘」的白漆老鬼影。他讓我想起在布魯克林之家,那些男生閒來沒事看的可笑黑幫電影裡的角色,大概是某人的凡尼叔叔之類的。「你是誰?」我質問他。男人哼了一聲。「說得好像你不知道我是誰,好像所有人都不認識我似的。在他們處決我之前,你還有兩天時間。你想打敗阿波非斯的話,最好想法子把我弄出去。」「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說。這個男人的口氣聽起來不像是邪神賽特或是阿波非斯,也不像我以前交手過的壞蛋。不過這種事永遠沒法確定,畢竟世界上有種東西叫做「魔法」。男人抬起下巴。「好吧,我懂了,你想要看我拿出證明,好讓你信任我。你永遠救不了那份紙草卷,但你可以去搶救那個金盒子。如果你聰明到能夠理解的話,這盒子會提供你需要的線索。小姑娘,期限就到後天日落之前,我開出的條件到時就會沒囉,因為到那個時候,我就會永遠……」他突然說不出話來,眼睛瞪得好大。他拚命掙扎,彷彿脖子上的套環被拉緊了一樣。然後,他慢慢消失到牆壁裡。「莎蒂?」華特在走廊盡頭叫我,「你還好嗎?」我往那邊看去。「你剛剛看見了嗎?」「看見什麼?」他問。我心想,他當然沒看見。如果其他人看見我看到的凡尼叔叔會有多好玩?接著我忍不住想說我是不是快瘋了。「沒事。」我說,跑過去趕上他們。在隔壁房間的入口處,兩旁各擺了一尊黑曜岩材質的巨大斯芬克斯?像,它們有著獅子身體和公羊頭;卡特說這種特別的羊頭獅身獸稱為「庫力歐斯芬克斯」。【謝了,卡特。我們都超想知道這種毫無用處的資訊。】「啊!」古夫警告,舉起五根手指。「還剩五分鐘。」卡特翻譯古夫的話。「給我一點時間,」JD說:「這房間所布下的保護咒力量最強大,我必須調整咒語才能讓你們通過。」「呃,」我緊張地說:「不過,希望這些咒語還是可以擋住敵人,像是混沌巨蛇這類?」JD惱怒地瞪了我一眼。常常有人這樣對我。「我多少還知道一些防護魔法,」他保證,「相信我。」他舉起魔棒,開始誦唸。卡特把我拉到一邊。「你還好吧?」我和凡尼叔叔碰面後的臉色一定很難看。「我很好,」我說:「剛剛在那裡看到一些東西。大概是阿波非斯的詭計,但是……」我的目光飄向走廊另一邊的盡頭。華特直盯著玻璃櫃的金色王座,他傾身向前,一手放在玻璃櫃上,看起來好像人不太舒服。「晚一點再說。」我對卡特說。我走到華特旁邊。展示品的燈光照亮他的臉,使他的五官發出有如埃及山丘般的紅棕色。「怎麼了?」我問。「圖坦卡蒙死在那張椅子上。」他說。我讀了解說牌上的說明,上面沒有提到任何有關圖坦卡蒙死在那張椅子上的事,但華特的語氣聽起來非常肯定,或許是因為他能感覺到家族詛咒吧。圖坦卡蒙王是華特好幾十億代以前的叔公,當年使得圖坦卡蒙王在十九歲斃命的同一種遺傳性的毒,現在正在華特的血液裡流動。他施行魔法的次數愈多,毒性就會增強,但他拒絕延緩毒發時間。他看著祖先坐過的王座,心裡一定感覺有如正在讀著自己的訃聞。「我們會找到解藥,」我向他保證,「只要我們一解決阿波非斯……」他看著我,而我的聲音開始顫抖。我們都知道,打敗阿波非斯的機會很渺茫,就算成功了,也不保證華特能活到見證勝利的那一刻。今天是華特狀況比較好的時候,而我還是看得見他眼裡的痛。「各位,」卡特喊我們,「我們準備好了。」在庫力歐斯芬克斯雕像後面的房間裡,是「最精彩」的埃及死後世界文物展藏。真人般大小的木製阿努比斯像在底座上往下凝視。一隻金色狒狒坐在一個公理天秤的複製品上,古夫一看到它立刻就開始向對方示好。此外,還有法老的面具、冥界地圖、一大堆曾經裝滿木乃伊器官的卡諾皮克罐。卡特不管這些東西,直接從旁走過。他把大家集合在房間後牆放有長長紙草卷的玻璃展示櫃旁。「這就是你們在找的東西?」JD皺起眉頭。「《打倒阿波非斯之書》?你們的確知道,就連對付阿波非斯的最強咒語都不是很有用。」卡特將手伸進口袋,拿出一小片燒焦的紙草片。「這是我們從多倫多唯一搶救回來的東西,是另一份一模一樣的紙草卷。」JD接過紙草碎片。這碎片不比明信片大,可是因燒得太焦黑,我們只能辨識出幾個象形文字。「打倒阿波非斯……」他唸出這幾個字。「但這是最普遍的魔法紙草卷之一,有上百份從古流傳至今。」「不。」我壓抑住回頭看的衝動,說不定巨蛇正在偷聽。「阿波非斯要找的是一個特定的版本,他要的是這個傢伙寫的。」我點了點在展示櫃旁的解說牌,並唸出:「『相傳為凱姆瓦薩特王子所有,他更為人熟知的名字是薩特納』。」JD皺起眉頭。「那是個邪惡的名字……他是過去最壞的魔法師之一。」「我們也聽說過,」我說:「而阿波非斯只摧毀薩特納所寫的紙草卷版本。就我們所知,到目前為止,這份紙草卷僅存六份,而阿波非斯已經燒掉五份,這是最後一份。」JD狐疑地檢查燒焦的紙草碎片。「如果阿波非斯已經真的從杜埃復活、恢復所有力量,他為何還在乎幾份紙草卷?既然沒有咒語能夠阻止他,為何他還沒消滅世界?」同樣的問題,我們也問了我們自己好幾個月。「阿波非斯害怕這份紙草卷,」我說,希望我是對的,「其中一定有某樣東西握有擊敗他的方法,想確保這份紙草卷在他入侵世界之前通通被銷毀。」「莎蒂,我們要快一點了,」卡特說:「隨時可能發生攻擊。」我往前更靠近紙草卷。這份紙草卷大約有兩公尺長、五十公分高,上面寫滿密密麻麻的象形文字,還有彩色插圖。我看過許多這種紙草卷,內容描述打倒混沌的方法,還寫了誦唸的文字,好防止太陽神拉C每晚通過杜埃時不會被阿波非斯吞掉;古埃及人對這個主題很執著。那些埃及人真樂觀天真啊。我看得懂象形文字,這是我許多厲害才能之一,但這份紙草卷中有太多東西需要消化。乍看之下,沒有任何讓我覺得特別有用的東西。上面寫了對夜之河及拉的太陽船在河上航行的描述,都很普通,而且我去過那裡,謝了。此外,還提到如何對付各種在杜埃的惡魔。我見過他們,也殺了他們,這我經驗十足。「莎蒂?」卡特問,「有看到什麼嗎?」「還不知道,」我抱怨著,「給我一點時間。」我的書呆子哥哥是個戰鬥魔法師,而大家都希望我是了不起的魔法讀者,我發現我很討厭這樣子。「你永遠無法理解裡面的內容。你需要我的幫忙。」牆壁上浮出的臉曾經警告我。「我們得把紙草卷一起帶走,」我做了決定,「我確定只要再多一點時間就會弄懂……」博物館開始搖晃。古夫尖叫,跳進金色狒狒的懷裡。菲力斯的企鵝驚慌失措地到處搖擺行走。「那聽起來像……」JD.葛里森臉色發白。「外面有爆炸。派對上的人!」「這是在聲東擊西,」卡特警告,「阿波非斯現在想要分散我們保護紙草卷的人力。」「他們在攻擊我的朋友,」JD痛苦地說:「我太太。」「快去!」我說,瞪著我哥哥。「我們自己能處理紙草卷的事。JD的太太有危險!」JD握住我的手。「把紙草卷帶走。祝你們好運。」他跑出房間。我轉過身面向展示櫃。「華特,你可以打開櫃子嗎?我們需要盡快拿出紙草卷……」邪惡的笑聲在房裡迴盪。一種乾澀厚重、如同核子爆炸般低沉的聲音迴盪在我們四周:「莎蒂.凱恩,我可不這麼認為。」我的皮膚感覺像變成了脆弱的紙草卷般開始剝落。我記得那個聲音。我記得很接近混沌是什麼樣的感覺,那就像是我的血液變成了火焰,體內的DNA鏈一一散開。「我想,我會把你們連同瑪特D的守護者一起毀滅。」阿波非斯說:「沒錯,那會很有意思。」在房間入口處,兩隻黑曜岩做的庫力歐斯芬克斯轉過身來,牠們肩並肩站在一起,擋住了出口,鼻孔冒出火焰。牠們發出阿波非斯的聲音說:「沒有人能活著離開這裡。莎蒂.凱恩,永別了。」 ★《出版者週刊》暢銷榜第1名 ★《華爾街日報》暢銷榜第1名 ★《紐約時報》暢銷榜 ★《今日美國》暢銷榜 ★亞馬遜網路書店暢銷榜 ★邦諾書店暢銷榜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