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天賦之子

  • Hit:96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地海」系列作者最新奇幻力作西岸三部曲
書單雜誌編輯選書出版人週刊年度選書美國筆會最佳小說
  天賦,是恩賜的禮物,但如果這個禮物足以毀滅世界,你要怎麼與它共存?
  這是一片貧瘠孤立的高地;居民如這片土地,嚴酷、兇猛。為了擴張領土,爭取生存空間,鄰近氏系爭戰不休。唯有「天賦」制衡彼此,維持氏系間脆弱的和平。歐姆世家能縱火燃燒;考林世家能搬移重物;摩各世家有「內視力」,你想什麼,他們看得一清二楚;提柏世系的男人可以操控人心,按他的意志行事;波瑞世系的女人能提取心智,使人變成一只空殼。
  在這裡,聰敏緘默的少女桂蕊繼承召喚動物的天賦,但無法狠心遵照家族傳統,喚動物來讓獵人捕獵;敏感纖細的少年歐睿繼承消解的天賦,僅一個注視、手勢,就使生命灰飛湮滅,但這股強大力量不受控制。不顧父親的嚴厲反對,歐睿蒙起雙眼,讓狗兒黑煤兒與心愛的桂蕊成為他的眼睛。他以為自己能抵抗命運,但在這塊苛刻之土,有無法放下的原始責任,與難以化解的仇恨糾葛。
  身為族長之子,歐睿必須負起延續純正天賦血統的職責,他與異族之女通婚,無法自由與心愛的女孩相守;還必須戰勝心魔,解開蒙住的雙眼,為族人貢獻他的天賦。在他以為自己的命運已經註定,未來卻在這時急轉彎,氏族之爭越演越烈,歐睿的世界出現巨大裂痕……
  當人生開始失控,陪伴身邊的親人與愛人是最後扶持;當無力改變環境,找出共處之道是唯一出路。願用天賦照亮世界的黑暗角落,雖困難重重,但終有一絲光明。
  西岸三部曲  第1部 天賦之子  第2部 聲音  第3部 力量
作者簡介
娥蘇拉.勒瑰恩(Ursula K. Le Guin)
  美國重要奇幻科幻、女性主義文學作家,1929年生。著有長篇小說20餘部、短篇小說集10本、詩集7本、評論集4本、童書10餘本;並編纂文選與從事翻譯,包括將老子《道德經》譯成英文。曾獲美國國家書卷獎、號角書獎、紐伯瑞獎、世界奇幻獎、軌跡獎、星雲獎、雨果獎、小詹姆斯.提普翠獎、卡夫卡獎、普須卡獎……等,以及SFWA大師、洛杉磯時報Robert Kirsch終生成就獎等榮譽。
  她的奇幻成長小說系列「地海六部曲」與「魔戒」、「納尼亞傳說」並列奇幻經典,科幻小說《黑暗的左手》、《一無所有》等也是科幻迷心目中永遠的經典。小說探討的議題,從自我成長與認同,到社會制度探討與性別問題,都鞭辟入裡,在優美恬澹的敘事風格中予人寬廣深沈的省思空間。西洋文學評論家哈洛.卜倫將她列為美國經典作家之列,日本作家村上春樹也是她的書迷。
譯者簡介
蔡美玲
  英國瑞汀大學(University of Reading)「兒童青少年文學」碩士,曾任主編與大學講師。譯有《地海巫師》、《地海古墓》、《地海彼岸》、《44號神祕怪客》、《河豚活在大海裡》、《妖精的孩子》等小說,以及《愛孩子,愛自己》、《對抗生命衝擊的女人》、《了解人性》等心理學書籍;並編寫《光明行第一集》、《尋找天堂的天使》等兒童福利相關書籍。

第一章那人遇見我們時,是迷路的。現在,他跑去更高的山區了。我為他操心。畢竟,單靠從我們家偷走的兩枝銀湯匙,未必能保他活命。然而,卻怎麼也想不到,這個迷路人,這個跑路男,末了竟成為我們的引路者。桂蕊稱他「跑路男」。這傢伙初來乍到時,桂蕊就看透他鐵定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正在躲避仇家──也許幹下謀殺罪行、或叛逃什麼的。否則,平地人怎會跑到我們高山地區來?「無知的緣故吧,」我說。「他對我們一無所知,才會一點兒也不怕我們。」「但他說過喔,山下那邊的人曾經警告他,萬勿登高,來到我們這種巫類中間。」「他對我們的各種『天賦』一無所知嘛。」我說。「對他而言,通通都只是傳言。一堆奇聞異事和謊言……」我們兩人說的,都對。因為,葉門真的跑走了,只是,在這裡努力贏得的好名聲,這下竟淪為竊賊;大概因為跟我們在這裡生活實在太無聊了。他有如小獵犬,沒一刻安靜,也一無所懼,加上天生好奇,又一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個性,所以,總是想去哪兒,就去哪兒。此刻,我追憶他的口音、以及說話的特色,我知道他是非常南邊的人,甚至比阿爾加還要南。我們高山地區這裡的故事,對南方人而言,實在就只是……故事罷了。遙遠北地各種年深日久的謠傳都說,冰天雪地的高山住著惡毒女巫,專做施魔害人的勾當。假如,他真的相信山下岱納那邊各種道聽途說,就絕不會上到我們「克思世系」這兒來。而我們告訴他的話,假如他肯信,他也絕不會再往更高的山區爬去。他很愛聽故事,所以我們講的故事,他都認真聽,但卻不相信。他是城裡人,八成受過教育,也必定走過平地那邊的大江南北。他既見過世面,那麼,我和桂蕊算什麼呢?我們,一個是十六歲的盲少年,一個是十六歲的冷淡少女,困在這個我們自詡為「領地」,卻不過是迷信與髒汙組成的荒村裡,哪知道什麼呢?他這個人,具有一種懶洋洋、和氣氣的特點,能讓我們自然而然聊起我們了不起的力量。我們一邊聊,想必他也一邊看出我們山中生活的簡陋、艱辛、和赤貧。務農的山民大多身殘,而且落伍;另一方面,他必定也看出來,除了這片暗鬱的山林,我們對山外世事一概不知。或許,這還會讓他自忖:噯呀,瞧他們,竟還大言不慚說他們擁有了不起的力量哩!可憐的小鬼頭!桂蕊與我都擔心,葉門離開我們以後,會去「杰勒世系」。很難想像他到了那裡,還能好端端活著當人家的奴隷。杰勒世系的艾洛為了個人消遣,有可能把他兩條腿扭絞成螺旋狀;不然就是,把他的臉孔變成怪獸臉;或是真的把他的兩眼弄瞎──不像我,我並非真瞎。葉門那副天生漫不經心、傲岸無禮的態勢,艾洛應該是一刻也消受不了。在那段相處期間裡,葉門鼓其如簧之舌時,我總是設法把他引開,遠離父親。我倒不是擔心父親會無緣無故施展他的天賦;而是因為,家父凱諾,那陣子剛好沒什麼耐性,情緒也欠佳。其實,他根本很少注意葉門或其他任何人。自從母親過世,他整副心神投入哀傷、盛怒、以及深深的仇恨裡。他獨自蜷縮在痛苦和復仇的渴望當中。我們家附近數哩範圍內各種禽獸的巢穴,桂蕊都一清二楚,有一回,她看見高崖上有個鷹巢,一隻腐肉鷹正在孵育一對銀灰色、還沒完全成形的醜八怪雛鷹,那天剛好有個牧羊人被殺,腐肉鷹連忙前去為雛鷹獵肉。同樣,家父那陣子也正在孵育,不同的是,他沒肉可獵,餓慘了。對桂蕊與我來說,葉門是個寶,像隻明亮的生物闖進我們的黑暗中。他餵飽了我們的飢餓,因為,我們兩個也是,餓慘了。關於平地風情,葉門講得再多,我們都覺得不夠。針對我每個提問,葉門有問必答,但往往是玩笑式的答案,讓人有時撲朔迷離、有時根本搞不清究竟。恐怕,葉門過去的生活有很多是不想讓我們知道的。還有,再怎麼說,葉門都不像桂蕊,他不是那種敏銳的觀察者暨清晰的轉述者。相對來說,桂蕊有辦法毫釐不差地描述新生小公牛的模樣:外皮有點藍色,四條腿有些疙瘩、剛萌芽的小牛角長了毛等等。經她這樣描述,我就能把牠看個一清二楚。但,我請葉門談談得利水城的種種,他能講的只不過是:得利水沒什麼城市規模啦,市場也非常蕭條,如此而已。然而,透過母親在世時的敍述,我知道得利水城不但有宏偉的紅色屋宇和深長的街道,而且有河道往來,可由石板階下探沿河的幾個碼頭泊口;至於市場呢,城中有一個鳥市場,一個魚市場,一個專售調味料、薰香與蜂蜜的市場,還有一個舊衣市場,一個新衣市場,更有好幾個陶製品大市集。所以,不僅僅創德河沿岸上下游的人愛進城,連海邊那些遙遠的海岸居民也都受吸引。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