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修煉(II) : 千年之約

  • Hit:196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艾美的媽媽莊姝被狼精抓走了。透過媽媽留下的捲軸,艾美才知道一個好久好久以前的故事:
  兩千多年前,有一隻相思鳥被一個男人救了,一人一鳥共同生活。後來男人死了,相思鳥修煉成人形,也就是莊姝。之後她與龜(劉慕溪)、兔(鄭妱嫀)成了好朋友,三人經常一起修煉。
  幾百年過去,莊姝無意中遇到轉世後的男人,他們相遇相愛,感情很好。可是男人終究還是老死了。莊姝傷心欲絕放棄修煉,幾乎灰飛煙滅,然而妱嫀告訴她,男人一千年後會再投胎,鼓勵莊姝繼續修煉。
  此時,江湖中盛傳的「影木果」出現了蹤跡,據說只要得到影木果,功力就會大增,因此詭計多端的狼精龐英展開行動,希望取得影木果。為了不讓影木果落入壞人手中,莊姝、妱嫀和慕溪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打敗龐英,把他封在一個瓷瓶中,運到臺灣藏起來。
  一千年後,莊姝找到男人,他投胎成嬰兒,於是莊姝放棄鳥精的身分,把自己變成凡人,失去所有的記憶,從嬰兒重新展開生命。一直到她二十歲,她才恢復部分記憶,但她已經是個會變老的普通人了。誰知龐英卻被釋放出來,決定找莊姝復仇...


得獎與推荐紀錄
  台北市深耕閱讀入選書   國圖臺灣出版TOP1-2013代表性圖書   《洪蘭老師開書單》推薦書   2013天下雜誌希望閱讀選書

推薦序 神話、歷史與心靈圖譜的間織--畫家陳郁如的越界書寫 東海大學中文系副教授∕許建崑
  夜晚時分,當我們仰望蒼穹,是否覺得天上的星宿眨著眼睛,似乎在細訴衷情?難道星星是護守我們的主靈?相別已久的舊識?抑或是前世戀人?夜裡的精靈經常悄悄踏襲我們的心坎。讓人思想起:孕育我們的祖先從哪裡來?死後又歸於何處?在洪荒時代與祖先同時存的猛瑪、狻狔、熊羆、修巳、大鳳又是怎麼來的?難道他們才是生命的起源?我們的祖先相信「圖騰」,相信熊、蛇、鳥,甚至龍、鳳,是我們靈魂與力量的來源。然則這些大型動物,現在又去了哪裡?是否他們轉換成不同的形象,重現世間?人既為「萬物之靈」,所有的動物最後是不是都想變成「人類」,用人的形象來行走世界?修煉,在月圓時節對空吐納、煉丹,周而復始,是不是動物變成人的不二法門?
  閱讀陳郁如新作,顯然帶著我們前往神話世界。相信「靈魂不朽」,依戀塵寰的人們自然可以轉世投胎,以不同的身分重返人間。相信「萬物有靈」,則烏龜、白兔、花豹、壁虎、貓、狼、狗,還有蜘蛛,可以透過修煉而變成不死精靈,日積月累,幻化為人形,寄居於人類的世界。但兩者最大的不同,在於人類必須經歷生、老、病、死的痛苦,即使轉世投胎,也得喝下孟婆湯,走過奈何橋,才能夠清清白白重新來過。而精靈是不死的,修煉的深淺決定了每天幻化為人形的時間長短。
  為了加速修煉,「服食仙藥」是個偷巧的方法。
  然則仙藥影木生產於瀛洲,千年一熟,好精靈服食,可以增加功力,護國佑民;是壞精靈吞食,反而帶來腥風血雨,造成社會動盪不安。但不論好、壞精靈,道行越高,越接近人類,卻永遠不是人類。要成為人,必須放棄修煉不死的成果,無可逃避生、老、病、死的折磨。故事中的媽媽莊姝,為了報答人類相救之恩,歷經兩千年,反覆三世,仍然選擇放棄精靈身分,委身於早年的恩人,賡續舊緣,而生下艾美。艾美,半人半精靈,暑假期間自美返回臺灣探視外婆,最先遇見的朋友是影木。然則影木不是影木,誰才是真正的影木?
  陳郁如所寫的這部作品,羅列在動物精靈、古老傳說、民俗信仰、幻奇想像等國際名家傑作之間,又沒有電影媒體與電腦製作推波助瀾,如何能獨樹一格?作者其實是吃了秤砣,她加入中國歷史與地理的素材,活化了故事背景。從西漢末年,即西元七年,陌生的縣城寫起,歷經唐、五代、宋之間,李從珂、劉知遠、石敬塘、趙禔、趙光義等開國君王、太子,時而走進書中,江南、江北;塞內、漠北,迴旋了好幾圈。又在刀光劍影中,讓這些精靈朋友時而靜靜的穿梭其間,時而加入撼動山河的革命行列,一點也不唐突。作為「架空歷史小說」而言,這套書也是稱職的。
  除了神話與歷史的元素之外,作者也加進「偵探推理」。在艾美的單飛旅行、探訪親友、遭遇攻擊、不藥而癒、寶盒雙胞、母親失蹤、閱讀長卷,步步懸疑,步步驚魂,卻又能柳暗花明、撥雲見日。讀者如果能耐心讀過幾十頁之後,就會被複雜而神奇的伏筆所吸引,為了窺探究竟,理解前因後果,肯定讓人廢寢忘食,持續「修煉」下去。
  「修煉」是這套書的總題,也正是作者的寫作目的。每個人來世走一遭,如果不是為了「修煉」,又何必大費周章,來世感懷,來世受苦,來世怨嘆,來世謝恩?有些人不免要質疑「前世今生」的輪迴思想,是否可信?心理學家說,在我們視、聽、讀、想之際,產生許多想像,沉澱在腦部的皺摺之間,當我們提筆寫作、歌唱或繪圖之際,就會翻攪出這些儲積的影像,重新接拼,而成就了新鮮的故事。我相信這種說法,也相信作者郁如憑藉著她繪畫的高敏感度,提供了這麼精采的心靈圖譜,讓我們分享一座神奇而美麗樂園。

作者序 我家的混血少女∕陳郁如
  很多人知道,寫作需要靈感,一塊山腳的石頭可能讓作家寫出不朽的愛情故事,一只平凡的戒指也可能衍生出曠世奇幻小說。靈感來自身邊的各種資源,而這部書的主角,很明顯的,靈感來自我們家。是的,我住在美國,先生是美國人,因此我們家裡,就有兩個混血女孩。
  在美國這個各種種族相會的國家,混血小孩一點也不稀奇。不過,每每帶他們回臺灣,便可以深刻感受臺灣人對混血小孩的好奇與熱情。
  首先是長相,大多數的人都覺得混血兒長得好看,長長的睫毛,深邃的五官,褐色微捲的頭髮……大家總是不吝嗇的給予她們讚美。
  除了外表,大家最好奇的就是語言。   「他們會說中文嗎?」這是最常聽到的問題。
  當女兒又害羞又驕傲的說:「會,我會說中文!」時,她們很輕易就能贏得讚賞的眼光。不過,只要多說幾句話,馬上就露餡了。
  「你們住臺灣嗎?」路人甲問道。   「沒有,我們住美國。」女兒禮貌的回答。   「你們喜歡臺灣嗎?」路人甲非常熱情。   「喜歡。」女兒微笑的回答。   「媽媽有沒有帶你們去夜市吃小吃?」路人繼續拋出問題。   女兒開始臉色茫然,「去Yes吃東西?」
  我們家的孩子對中文一知半解,經常出現好笑的對話。   「媽媽,我吃飽了!」女兒把餅乾拿給我,「我可以放在妳的包子裡嗎?」
  「包子?」我眉頭一皺。看了看孩子手指的地方,才恍然大悟,「那不是包子啦,那是媽媽的包包。」
  呵呵,差一個字,意思差很多呢!
  孩子們喜歡跟外婆玩,回到臺灣,都愛跟著外婆走。有一回,祖孫倆一起去散步,小女兒牽著外婆的手,遙遙一指,「阿嬤,那個房子好漂亮,上面的娃娃好可愛喔!」外婆抬頭一看,差點笑昏,「那是土地公,不是娃娃啦!」
  帶孩子回臺灣的日子,天天都有意想不到的樂趣。所以,當我開始寫《修煉》這個故事時,主人翁的角色馬上浮在我眼前。
  書中的艾美,跟我家小孩一樣,會說一些中文,愛吃東方美食,喜歡跟外婆聊天出遊。我寫艾美的時候,都會想到自己的小孩,書中一些有趣的對話,也來自於生活中真實的場景。當然,書中的混血少女跟我家的混血少女很不相同,她遇見了動物精,而且擁有法力,還經歷一場又一場奇幻的冒險旅程。這些,我想我家的混血少女日後看到,一定非常羨慕。你呢?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