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算法少女

  • Hit:135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一本值得花時間閱讀的小說!
  在日本,從小學生到成人,尤其是中學生、高中生,他們心目中最想閱讀的一本小說就是《算法少女》!
  其實,《算法少女》本身就是富有傳奇色彩的故事。
  故事發生於日本江戶時代的一七七五年,一位町上醫師千葉桃三,親自教導女兒小章學習算法(數學),沒想到小章在這方面竟有驚人的能力。有一天,淺草寺因浴佛節而舉行盛典。在盛典上,小章指出一面獻給觀世音菩薩的「算額」上的題目有錯誤,因而引起了當時的藩主注意,進而想要召見這位少女小章。結果,小章竟因此捲入了當時的算法主流「關流」的流派之爭,因為小章學習的是非主流的「上方」算法。於是在一場策劃下,她必須與另一位學習關流算法的少女一較長短!結果究竟是......?
  本書最早於一七七五年(安永四年)出現在江戶,描述一位少女在算法上的傑出表現,並在一九七三年,由遠藤寬子根據當時的手抄本,改寫為現代白話語出版問世,讓這本小說得以再見天日。當時,在江戶行醫的父親與女兒共著的古籍《算法少女》,父親的文章大部分為楷書的漢文,而女兒的文章則是以優美的和文變體假名撰寫而成。而現代版的《算法少女》則對史實有仔細的考究,而且內容豐富繽紛,溫暖而又富含正義,是一部適合青少年閱讀的歷史小說名作。在江戶時代,和算究竟是如何在庶民之間擴展的?學習和算的樂趣為何?本書中都有生動的描述。
  遠藤寬子在後記中表示,「現在,和算書籍《算法少女》僅在國立國會圖書館、東京大學等機構有數冊的收藏,實在是彌足珍貴。而這本書也是我國在明治維新之前,唯一一本與女性有關的數學書籍,因此廣為研究和算的學者所熟知。但是,我想一般人可能連書名都沒聽過吧!」然而,幾經歲月流轉,這本小說已經成了日本人心目中最想閱讀的一本小說,應該是除了驚訝於算法少女的聰穎資質之外,更重要的是故事中算法少女悲天憫人之心,以及面對社會問題的普世價值所引起的共鳴而感人吧!
  作者在後記中還表示:「我的《算法少女》是很幸福的。不但得到了兒童文學獎的肯定,更受到數學世界溫暖的歡迎。從事數學教育的國中、高中老師們,只要有機會就會替我宣傳這本書,讓我有幸擁有許許多多的讀者。此外,研究數學史與和算的老師們,也給了我很多的鼓勵與建言,這更是令我喜出望外!」
  算法少女小章是個天真、開朗、積極、樂觀、熱心助人的小女孩,為了社會上的弱勢者,她寧願捨棄可能為自己家中帶來財富的機會,也要付出一己之力協助他人。如此的初衷與濟弱扶傾的友愛之心,才是打動人心,讓本書出版四十年,至今仍享譽不墜的重要原因。讀完之後,必定會有許多收穫。所以,這也是一本值得你我花時間閱讀的小說!
本書特色
  ★本書獲選行政院新聞局第32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
  ★台灣閱讀協會(Taiwan Reading Association) 出版別冊「童書久久」特別推廣報導!
  ★日本人心目中最想閱讀的一本小說!
  ★日本各級學校老師極力推薦的課外讀物!
  ★出版四十年,至今仍享譽不墜、爭相閱讀!
  ★1974年產經兒童出版文化賞受賞作品!
  ★日本唯一一本與女性有關的數學書籍!
作者簡介
遠藤寬子
  一九三一年出生於三重縣,兒童文學作家。三重大學畢業後,又於法政大學史學系取得學位。任教於三重縣的國中及都立身心障礙學校,並利用課餘時間寫作。一九六九年以『深雪之中』(講談社)獲得第一屆北川千代賞,一九七四年以『算法少女』(岩崎書店)獲得產經兒童出版文化賞。另著有『米澤英和女學校』(岩崎書店)、『「少女之友」與其時代』(書泉社)等書。
繪者簡介
箕田源二郎
  一九一八~二○○○,生於東京。畫家。隸屬於日本美術會、童畫組織「車」等團體,致力於圖畫書創作及美術教育運動。

後記
  距離第一次在岩崎書店出版這本書,已經三十多年了。從我第一次知道和算書『算法少女』這本書的存在至今,已經過了將近七十年的歲月。對於自己與這本書之間的緣分,我深感不可思議。
  如同我第一次出版時在「前言」中曾提到的,這部作品,是我在讀了安永四年(一七七五)於江戶出版的同名和算——日本傳統的數學——書後,心生感觸而創作的。
  現在,和算書籍『算法少女』僅在國立國會圖書館、東京大學等機構有數冊的收藏,實在是彌足珍貴。而這本書也是我國在明治維新之前,唯一一本與女性有關的數學書籍,因此廣為研究和算的學者所熟知。但是,我想一般人可能連書名都沒聽過吧!
  我第一次聽到這本書,也如同我在一開始寫到的,是我小時候從家父口中聽來的。
  家父是工業化學的技術員,數學並非他的專攻;然而,他的興趣就是在工作之餘,收集從幕府末期到明治初期之間,有關的物理、化學書籍。雖然有很多書籍因為戰爭及戰後的混亂而散佚,但是『舍密開宗』、『氣海觀瀾廣義』等書都完整保留至今。
  我想,家父就是在收集這些書籍的時候,接觸到和算的。
  我記得,那是我小學三年級時候的事。某個假日,我在家父的書桌旁,和他談論我最近閱讀過的書時,提到我對科學家巴斯卡少年時期的軼事感到很欽佩,於是家父便告訴我:「日本古時候也有個女孩寫了一本算術(算數)的書。」這便是我第一次聽到『算法少女』的經過。當時,他只是簡單地敘述了那本書的內容,但在我幼小的心靈中,卻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之後,社會因為戰爭而動盪不安,父親也變得更加忙碌,因此我就沒有機會再問他有關『算法少女』的事了。
  長大成人後,我選擇了教師這條路,在國中教授國語的同時,也開始寫作,希望能將自己以前讀過的、撼動人心的故事,傳達給這一代的青少年們。
  昭和三十九年(一九六四),我從三重縣調職到東京的身心障礙學校,既然國會圖書館就在附近,我便立刻前去閱讀『算法少女』。這本我多年來一直放在心底的原作,由於是非常珍貴的館藏,不是我能隨意碰到的,因此我只借閱了複製版;但總之,我已瞭解了原書的感覺。
  在江戶行醫的父親與女兒共著的這本書,父親的文章大部分為楷書的漢文,而女兒的文章則是以優美的和文變體假名(字體與今日使用的平假名不同)夾雜著行書撰寫而成。書是以木版印刷的方式印製而成的。由於我當場無法閱讀完畢整本書,因此打算將薄紙放在書上描摹,回家之後再細細品讀,因為當時影印機並不像今日這麼發達。
  讀著讀著,我遇到了幾個謎團。例如作者身份的問題。
  撰寫後記的一陽井,也就是谷素外,是時至今日仍廣為人知的著名俳句家,但身為作者的醫師和他的女兒,卻未將本名寫出。除了這本『算法少女』和三上義夫先生的研究報告之外,他們從未在歷史上出現過,因此我完全無法得知他們的生平傳記。然而,這一點卻反而更令我著迷。
  就在此時,岩崎書店向我邀稿,希望我能寫一本青少年歷史小說。我的『算法少女』雖然還在構思階段,但我一說出來,對方便覺得相當有興趣,因此立刻決定以此為題。然而,接下來的事情才更辛苦。我讀了許多對我來說很陌生的數學史書籍,四處向人請教;另一方面,又在構思主角與其他人物的設定及故事內容時,數度遇到了瓶頸——數年後,我總算完成了這個故事。我寄託在故事裡的心情,也在「前言」的部分提過了。
  昭和四十八年(一九七三),這部作品在畫家箕田源二郎先生那充滿江戶風情的封面與插圖的裝飾下問世。
  我的『算法少女』是很幸福的。
  不但得到了兒童文學獎的肯定,更受到數學世界溫暖的歡迎。從事數學教育的國中、高中老師們,只要有機會就會替我宣傳這本書,讓我有幸擁有許許多多的讀者。此外,研究數學史與和算的老師們,也給了我很多的鼓勵與建言,這更是令我喜出望外。
  在出版十幾年後。
  由於『算法少女』的銷售量下滑,因此出版社決定停止再刷。畢竟,書也是一種商品,因此我也無可奈何。
  但是,過不久,我接到了一位年輕朋友的電話——當時還在就讀都立戶山高中的她表示,她弟弟的數學科暑假作業,就是『算法少女』的讀書心得報告。老師說,由於現在市面上已經沒有在賣了,因此要同學們輪流借閱學校圖書館裡的幾本館藏。但是,他想儘早讀到這本書,因此希望我能借他。
  我聽到這個消息後,感到很驚訝,於是先打聽出來那位老師的名字,接著再寫一封感謝函給那位教授數學的三井二仁老師。後來我才知道,老師從以前就經常出這項功課,還親自撰寫解說書發給學生閱讀。
  我趕緊將這件事轉告出版商,希望他們能考慮再刷。
  「是的,我們知道了。」對方的反應很冷靜,「三井老師已經來過好幾次,希望我們能考慮再刷。其實還有很多位數學老師也曾來電或來信,表達相同的請求。」——但是,只有這種程度的需求,我們實在無法考慮再刷。
  「已知的需求量若有這麼多,那麼實際的需求量不是應該更多嗎?」我也不死心地追問。然而,最後還是無法獲得很好的回應。
  從那之後的好幾年間,同樣的對話一直在我們之間重複,最後我便放棄了。不過,教授數學的老師們卻非常有耐心地,不斷為『算法少女』的再刷、復刊而努力——而我卻毫不知情。
  在『算法少女』缺貨了十幾年後,三井老師轉任至兩國高中,但他仍然繼續為『算法少女』的復刊而努力。
  我們獲得的支持,除了數學相關人士外,還有很多其他領域的專家。法政大學的安.賀林教授的專攻是兒童文化,但他竟為了我,找出了明治末期以毛筆寫成的『算法少女』手抄本。
  此外,奈良東大寺學園的小寺裕老師,一直以來也都很盡心地為復刊而付出心力,他為復刊找到一個新的方向——也就是將這本書登錄在「復刊.COM」這個網站上。在眾多數學相關人士的支持下,這本書獲得了相當高的票數,而我也是到這個時候才知道的。這是我自己的書,我豈能坐視不管,於是我便四處拜託親朋好友,而我高中時代的好友——交友廣闊的足立清子小姐,便為我向同學們宣傳這件事。在昔日同窗好友的協助下,這本書又獲得了更多的票數,眼看就要超過第一關的一百票了。然而,最後還是得不到出版商的支持。
  『算法少女』大概再也沒有機會出現在世上了吧?但是,能獲得這麼多朋友的支持,我已經非常心滿意足了——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在平成十六年(二○○四)的秋天,我接到了來自御茶之水女子大學的真島秀行教授的聯絡。該大學與文京區的眾多文化團體,在當時共同舉辦了一場名為「和算的禮物」的活動。活動中,他們將和算書『算法少女』作為其中一個主題,因此邀請我這個『算法少女』小說的作者出席,與多位著名的數學學者一同演講。
  就在我因看到數學學者對『算法少女』的厚愛而感到非常幸福的同時,我又收到了一封信。龜井哲治郎——在這部作品第一次出版時,曾經向我邀過稿的月刊「數學研討會」的編輯。由於「數學研討會」是一本學術性的數學雜誌,當初受到邀稿,我非常開心,因此我對他的名字印象很深。而龜井先生也沒忘記我。歲月流逝,現在龜井先生從事的是數學書籍的出版,他從真島教授口中聽到我的事情之後,便高興地寫了這封信給我。
  於是,龜井先生也開始協助我們推動『算法少女』的復刊。
  在龜井先生的努力下,當我聽到『算法少女』被選入了筑摩書房相當具有專業性的「筑摩學藝文庫」中時,我簡直不敢相信。此外,根據該文庫的渡邊英明部長及岩瀨道雄先生的說法,就連插圖也完全比照原版。也就是說,他們將屬於青少年文學的這部作品,原封不動地納入了學藝文庫中。
  年輕的讀者們或許還無法瞭解這段事實的沈重,但我只要一想到那段回憶,就會覺得頭痛。已故的畫家箕田先生若得知這個消息,不知道會有多高興。
  在此,我要再次向那些一路上一直幫助我的朋友們致上最深的謝意。
  幼時和家父一段不經意的對話,竟開啟了我與和算如此深遠的緣分。原書的內容,同樣也是描述父親和女兒透過和算而同心協力完成理想。如果讀者們能理解我在「前言」中所敘述的意圖,並對這兩對父女的故事有所感觸,那麼這將是我最大的喜悅。
二○○六年六月遠藤寬子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