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詛咒遊戲

  • Hit:146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打從有記憶以來,機運就一直左右著馬帝.史特勞斯的人生。現在,總算好運站到他這一邊了。他從監獄假釋出來,接下了保鑣的工作,保護的對象是約瑟夫.懷特海德──全歐洲最富有的人。但是懷特海德也在玩弄「機運」這個古老的遊戲,因而取得龐大的權力和財富。代價,就是他不朽的靈魂。
  現在,與他玩這場遊戲的那股力量又回來了,將要索討它應得的回報。這可怕的力量有辦法讓死者復生。馬帝就陷在人主和惡魔之間,眼看著只剩下最後一場亡命遊戲可以玩了……
作者簡介
克里夫.巴克 Clive Barker( 1952 / 10 / 5 ~ )
  生於英國利物浦,主修英國文學和哲學,現與男友居於洛杉磯。
  「暢銷作家」只是他眾多鋒芒畢露的才華之中,被人們所冠上的其中一個頭銜。巴克是當代恐怖小說界的先驅與領導者,早在八○年代起,他便開始大量創作風格獨特的驚悚小說,肢解、獵奇、苦痛-喜樂哲學成為他作品中最大的特色,截至目前為止,巴克一共創作了十五部長篇、九部短篇合輯、得過無數的英國文學獎項與WFA世界奇幻文學獎。被譽為「恐怖小說之王」的史蒂芬.金也讚嘆:「我看到了恐怖小說界的未來,他的名字是克里夫.巴克。」
  而克里夫.巴克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便是恐怖電影影迷奉為經典的《養鬼吃人》系列電影──巴克擔任第一集的編、導,創造出「針頭」這個不朽的地獄使者,那張插滿長針,象徵痛苦的臉孔,是許多影迷惡夢中的常客。巴克在臺上映的原著改編電影還有《夜行駭傳》、《腥風怒吼》、《夢幻殺人檔案》等,實際上,他在國外翻拍成恐怖電影與影集的作品不計其數,而《血之書-濺血之章》中的〈人肉午夜快車〉也被國際名導北村龍平(曾執導《酷斯拉之最後戰役》、《Azumi》、《荒神》等片)相中,將改拍為電影,於二○○八年開工。
  巴克的才能不僅只於此;他與美國玩具大廠麥法蘭合作生產、由巴克本人擔綱概念設計與背景設定的恐怖玩具系列──《血腥靈魂》,更是許多公仔重度玩家夢寐以求的珍品,現已絕版。美商藝電在千禧年初推出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靈異邪咒》,亦由巴克擔任故事與人物設定,二○○七年秋季 ,他與英國遊戲設計公司 Codemasters合作的《Clive Barker's Jericho》,將再度震撼許多電腦玩家!
  暢銷得獎作家、劇作家、知名導演、演員、設計師、插畫家……你所著迷的,是那一個克里夫.巴克?
  克里夫.巴克的個人官方網站:www.clivebarker.com/
譯者簡介
張可婷
  英國城市大學資訊科學博士班
  喜愛一切與狗有關的事物 閒暇時養魚種花
  藉著翻譯自娛並拓展視野

第一部 殊方絕域「地獄是那些否認者的落腳處;他們在那兒找到過去曾栽種和挖掘的,空蕪的湖泊和虛渺的樹林,他們踟躕漂泊於其間,永無止息地為俗事而悲懷。」──葉慈 ,《沙漏》一、偷兒路過的那一天,城裡的氣氛異常凝重;在經過這麼多禮拜一無所獲之後,他確信今晚自己必將能找到那一位賭牌的玩家。這一趟行程可不輕鬆。華沙城裡百分之八十五的建築都被夷平,就算能避開蘇聯在解放這個城市前以迫擊砲連續數個月的砲轟,也難逃納粹在撤退前計劃性的毀滅行動。好幾個區域路況坎坷,幾乎是寸步難行。堆積如山的瓦礫石塊就橫亙在馬路正中央。纍纍的廢墟像是在呵護著埋葬在裡面的死者,就像蟄伏在土壤中的球莖,一等到溫暖的春天到來就要復甦發芽一般。即使是交通較為便利的區域,曾經風光一時的建築物從外觀看來也搖搖欲墜,地基彷彿旦夕間就要毀壞。然而經過三個月的苦心經營,偷兒也逐漸習慣在此荒涼的市區中穿梭往返。他甚至對這昔時輝煌的荒涼景象感到興致勃勃:依然滿天飄散的飛塵讓這城市染上霧濛濛的背景,還有靜得不尋常的廣場和林蔭大道;打擾此間,他只覺得,如果有所謂的世界末日,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白天時甚至還能找到過去提供旅人規劃行程的地標,儘管這些遺世而孤立的指示牌終將難逃被拆除的命運。鄰近波尼亞托夫斯基橋 的瓦斯公司的遺址依稀可見,河 的對岸也還能找到動物園的頹垣殘瓦;中央車站的鐘樓頂端依然聳立著,但鐘的部分早已佚失;這些斑駁的史蹟在在見證了華沙的城市風華,如此岌岌可危地倖存下來,即便是一個匪類也不免為之動容。此處並非他的家。他沒有家,而且十數年如一日。他四處漂泊拾荒,而華沙提供了他短期間內繼續留在此地的甜頭。再過不久,等他將近來流浪所消耗的能量補充完足之後,就是他再上路的時候。至於此刻,空氣中依然瀰漫著初春乍到的呢喃絮語,他要把握在此遊盪的時光,享受這城市的自由氣氛。當然,風險也是免不了的,但是對於像他從事這一行的人來說,又有哪裡算得上安全呢?連年的烽火也讓他練就出一身自衛的功夫,鮮有何事能讓他畏怯。他甚至比那些真正的華沙市民還要來得安全。少數大屠殺的倖存者紛紛返回城裡,尋找他們失去的家園及死去的親人。他們在廢墟之中又扒又挖,或是站在街角聆聽河川悲鳴的輓歌,然後等待蘇聯軍隊能以馬克思 之名與他們會合 。新的路障日復一日地被豎立起來。軍方的速度十分緩慢,但卻有系統地從混亂的局勢中試圖重建起秩序,先是將城裡細分再細分,希望有一天能推展至整個國家。不過,不論是宵禁還是檢查哨都不能有效地嚇阻偷兒。剪裁精良的外套襯底裡藏有各式的身份證件──有些是偽造的,多半則是偷來的──不論遇上何種狀況,他總是能找到合適的文件。受到質疑刁難的時候,就要靠他的機靈應答和隨身攜帶的香菸來補足,這兩樣他都不虞匱乏。任何人只要具備了這幾樣東西──在那個城市,那樣的年代──就可以感覺到自己具有呼風喚雨的本領。而且是好一個滿城的風雨!這裡可不會有誰的胃口或是好奇心得不到滿足。量身訂做各式的遊戲,呈現出肉體及心靈上最深層的秘密,以饗你窺視的慾望。才幾個禮拜前偷兒就聽說過一個年輕男子的故事,那個男子表演一種古老的杯子和球的遊戲(一下子看得到球,一下子球又不見了的那種遊戲),只不過荒唐的是,他居然是用三個水桶和一顆嬰兒的腦袋來玩這個遊戲。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