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藏書謎

  • Hit:13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一批價值不斐的藏書下落不明,一個不見天日的謎團露出破綻。當紙頁之內的故事不復追尋,紙頁之外的探險正即將啟程……
  詹威回想起來,波頓彷彿一直等在那裡,等待詹威翻開他的書,等待他穿梭書頁,開啟另一趟探險,等待他解開一個無人知曉的藏書之謎。
  當然,這一切還是始於愛書的狂熱。詹威花了近三萬美元買下十九世紀探險家李察.波頓的稀世珍本,不僅書況良好,扉頁還有他的親筆題字。相隔一世紀,詹威透過一本書重新認識了波頓,卻沒想到這只是一場風暴的開端。
  一名老婦人聲稱自己的祖父查爾斯與波頓交情匪淺,除了詹威手中這部巨著,還有祖父留下的大批與波頓有關的藏書,都應歸她所有,但這些書卻在幾十年前被人奪走。在老婦人病危之際,詹威允諾,要替她找回那批遺失的藏書。
  他試圖追隨波頓的腳步,拼湊他生前的事蹟。但當他越來越接近謎團的核心,卻招致了一連串的暴力威脅。詹威漸漸了解到,這批書不只是珍貴的古董,更隱藏著有人不惜殺人也要加以塵封的驚人秘密,而自己,正是火線上的下一個目標……
作者簡介
約翰.鄧寧 John Dunning
  一九四二年生於紐約市布魯克林,成長於南卡羅萊納州查勒斯登。二十二歲離家後來到科羅拉多州丹佛市,在一九七○年投入小說創作前,曾從事賽馬訓練師及《丹佛郵報》記者等工作。後來因與出版商之間發生糾紛,他停止小說寫作,於一九八一年開了一家珍本書店。直到一九九二年,在作家友人的敦促下,他才以《書探的法則》重出江湖。
  這部作品是他以愛書的退休警探克里夫.詹威為主角的系列開場作,不但榮獲當年度的「尼洛.伍爾夫獎」,並於英美獨立推理書商協會「黛莉絲獎」的決選中擊敗英國推理女王米涅.渥特絲和美國推理天王麥可.康納利而贏得大獎,同時入選同一協會所評選之「二十世紀百大推理小說」。而續集《危險愛書人》不僅入選《紐約時報》年度注目好書,更入圍「愛倫坡獎」年度小說決選以及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金匕首獎」決選。「書探詹威」系列不但備受好評,也十分叫座,目前全系列已暢銷突破七十萬冊!
  除此之外,鄧寧另著有數部獨立作。在寫作和經營書店之餘,他也致力於研究美國廣播史,不但曾參與兩部美國廣播史書籍的編撰工作,至今也仍在廣播電台主持一個講述美國廣播史的節目。
  目前約翰.鄧寧與妻子海倫仍定居於丹佛市。
譯者簡介
王瑞徽
  淡大法語系畢業。曾任雜誌編輯、廣告文案等職,現專事翻譯,譯作包括雷.布萊伯利的科幻小說等等。

1如果我專斷一點,我可以說事情早就開始了。那次電台節目讓事情明朗化,可是波頓的故事一直在那裡,只等著我去發掘。我在一九八九年,我三十七歲那年的年尾發現了它。當時我從西雅圖帶著由葛雷森事件得到的一大筆錢回家來。我的一成中間人佣金將近五萬元之多,對任何一個書商或者我來說或許都是一輩子賺不到的數字。當時我只知道我要用這筆錢來買一本書,不是五十萬本佈滿霉斑的破爛舊書,不是一百萬本壞書或一千本好書,甚至不是一百本高級精裝書。而是一本書,一本稀世珍寶,絕品:想看看擁有這樣一本書是什麼感覺。當時我是這麼想的,但還不只這樣。我想改變我的獵書方向。我厭倦了聽書評和書販誇讚那些一書走天涯的文壇新奇才。我想要少點刺激,多點傳統,而幾乎就在我落入這種只要找就不怕找不到的狀態的同時,我找到了李察.波頓。有一回我到東丹佛的李頓.赫胥禮法官位在公園山丘的家去參加宴會。李和我已認識多年,一開始很謹慎,後來多了點相互關注的友善味道,最後成了朋友。一九七八年我第一次參加他的法庭,當時我是個菜鳥警員,為一樁了無新意的謀殺案作證,而他是丹佛法官席上的新人。在當時我們之間存有職業隔閡是很自然的:李和我狹小的警察交友圈完全搭不上邊,我怎麼也無法想像和他那一大群精明律師朋友交往。年齡是一個因素,雖說不是絕對。當時我將近三十,李四十五、六,已經兩鬢灰白,而且開始有了那種我永遠難以企及的名人架式。根據各方意見他是個優秀的法官。他極其公正,做出判決時則態度堅定,而且他的判決從未被裁定無效。我出席他的法庭之後的那幾年只見過他幾次:有一次我們在法院餐廳點頭招呼,簡短互道見過對方之類的話。一年後我們的一個共同友人邀請我到他山上的家去參加聖誕派對。那晚我們初次談到法庭以外的事。「聽說你收藏了不少書。」他用深沉渾厚的男中音說。我認罪了,他說:「我也是。我們應該找個時間交流一下經驗。」可是之後一直沒下文,理由不變:我仍然是個警察,總有上法庭的時候,而他想避開一切可能的利益衝突。當時我倒沒想那麼多,我以為他只是在虛應故事,表示禮貌。赫胥禮就是這種人:無論在法庭內外他都是出了名的禮節周到。一年後他被派任為地方法院法官,也就在那時我們的友誼擺脫了工作上的衝突,有了謹慎、試驗性質的開端。我突然接獲他的妻子米蘭達的電話,邀我去參加餐會,據她描述,「一場為幾個愛書人舉行的輕鬆小型晚餐會」。結果那晚來了十幾個人,我被安排和米蘭達那位從東部來的妹妹荷普湊成一對。房子就在東十七大道附近,是一棟世紀初建造的三層樓紅磚建築,屋內裝潢著枝狀吊燈和油亮的硬木地板,我到達時已是一片亮晃晃、談笑聲不絕了。穿著藍色晚宴服站在門口的米蘭達是個金髮美人,看起來不超過三十歲,但是自有屬於她的優雅和有趣之處,而不只是站在李身邊的一張漂亮臉孔。法官的朋友也都十分體貼有教養,我斥退自己對假紳士派頭發自本能的厭惡,打從心底喜歡他們。他們是富有的藏書家,我卻只能靠警察薪水買書,但是他們沒人流露出一絲輕蔑。如果他們看見一本五千元的書而且很想要,他們就直接買了,照著定價付錢,在他們看來我這種錙銖必較的獵書方式十分有趣,若不是我告訴他們,他們簡直無法想像有這種事。米蘭達是個一流的女主人。第二天,我正在寫謝函,她來了電話,感謝我去參加。「你真的讓氣氛活絡起來了,詹威。」她說:「希望以後我們有機會多聚聚。」後來我們確實常聚。那第一個晚上我沒仔細參觀法官的藏書室,後來我才發現傳聞果然不假。偌大一個房間的四面牆羅列著書架,上頭層層排滿了好書,全是些附有精美書衣的美國現代名著。過了一陣子李說:「樓下還有一些比較舊的。」然而我見到它們已經是好幾年後的事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