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真愛通話中

  • Hit:136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和陌生人共用手機的感覺好奇怪,沒想到會這麼……親密,好像我們突然穿了同一條內褲什麼的……
  波比即將嫁給理想對象馬格努斯,她覺得自己好幸運。但是,她「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的夢想卻在某天下午破滅,先是搞丟家傳的訂婚戒指,接著又在飯店掉了手機。
  她在飯店大廳來回踱步時,竟然發現垃圾桶裡有隻被丟棄的手機。俗語說,誰撿到就是誰的!這樣她就可以將手機號碼留給飯店,如果飯店找到戒指就可以聯絡她。太好了!
  問題是,這隻手機的主人山姆急於拿回他的手機。因為波比用他的手機,看了他所有的訊息,甚至透過電子郵件與簡訊讓他的生活天翻地覆。這時,波比卻收到一通神祕的簡訊,她發現最大的意外還在後頭……
本書特色
  ◎魅力橫掃英美暢銷排行榜
  ◎《購物狂》系列作者、都會小說天后──蘇菲.金索拉2012年度力作
  ◎蘇菲.金索拉的小說就像情人節的巧克力禮盒,如果沒有時間或體重的顧慮,可以一次盡情享受放縱的罪惡感。《真愛通話中》展現對感情的深入洞悉,加上女主角種種令人捧腹大笑的脫線行為,充分發揮金索拉一貫的風格,同時主題符合數位時代的脈動。
作者簡介
蘇菲.金索拉 Sophie Kinsella
  金索拉是說喜劇故事的高手,她擅長融合都會女性的真實生活經驗與幽默的元素,創作新鮮的題材。自從《購物狂》系列熱賣後,被奉為「都會小說」的代表作家,更一舉榮獲《紐約時報》及《出版家週刊》的暢銷書排行榜作家,甚至電影公司買下版權登上大螢幕。
  忠實粉絲都知道,他們可以從金索拉的其他著作中看到同樣令人喜愛的女性角色。譬如在本書中,與陌生異性共用手機的尷尬情境製造很多笑點,加上女主角種種令人捧腹大笑的脫線行為,充分展現金索拉一貫的風格,同時多了點數位時代的脈動。
譯者簡介
羅雅萱
  台大財金系學士,英國新堡大學口譯碩士,目前旅居美國西岸,轄區內有眾多名牌購物商場。譯作眾多,範圍廣泛,小說類包含《迷你購物狂》、《家事女神》、《我的A級祕密》、《1920魔幻女孩》等。

第一章理性。我需要理性思考。這又不是地震,也沒有瘋狂槍手或核能電廠爆炸,對不對?以災難程度來衡量,這不算太嚴重。對,不嚴重。也許有一天回想起此刻,我會大笑說:「哈哈,我怎麼會笨到擔心──」停。不要這樣。我笑不出來,快吐出來了。我茫然地在飯店大廳裡打轉,心臟怦怦跳個不停。我在藍色花地毯上找,在鍍金的椅子後方找,在用過的餐巾紙堆裡找,在任何根本不可能出現的地方找。都找不到。我把訂婚戒指弄丟了。世界上最不該弄丟的東西。說這個戒指很貴重算是輕描淡寫。這是馬格努斯家傳三代的戒指,精緻璀璨的祖母綠旁鑲嵌著兩顆鑽石。馬格努斯特別去銀行保險箱取出來向我求婚。我每天戴,戴了三個月都沒事。每天睡前脫下來乖乖地擺在特製的瓷盤上,每隔三十秒伸手摸一下,確定它還在……他爸媽今天從美國回來,我竟然就在同一天搞丟戒指。此刻安東尼.塔為齊教授和汪達.布魯克.塔為齊教授正在從美國飛回英國的路上,結束在芝加哥為期六個月的研究訪問。我可以想像他們在飛機上邊嚼花生,一人拿一臺電子閱讀器讀學術論文的樣子。真不知道他們倆哪個人比較令人生畏。應該是安東尼。他講話好諷刺。不對,應該是汪達。一頭捲髮,老是問我對女性主義有什麼想法。好吧,兩個人都滿可怕的。再過一個小時飛機就會落地,他們一定會想看戒指……不行,不要緊張,保持正向思考。換個角度想。想想……推理小說裡的名偵探波羅會怎麼做?他不會這樣慌慌張張、不知所措,一定是冷靜的用他腦袋的灰細胞,從細節處找出關鍵線索,解決問題。我緊閉雙眼。灰細胞,加油,快點想。可是大偵探波羅在破解東方快車謀殺案時,應該沒有先喝三杯粉紅香檳和一杯清涼的薄荷雞尾酒下肚。「小姐,借過?」一名頭髮灰白的清潔婦拿著吸塵器站在我身後。我驚呼一聲。他們已經在吸地了嗎?戒指如果被吸塵器吸走怎麼辦?「不好意思。」我抓著她穿著藍色制服的肩膀。「可不可以再給我五分鐘找找看,等一下再吸?」「妳還沒找到嗎?」她狐疑地搖搖頭,然後又愉快地說,「說不定東西還在家裡,妳根本沒帶出來!」「有可能。」我勉強客氣地點點頭,心裡其實很想大叫,「我沒有那麼笨!」大廳另一頭有另一名清潔員正在清理蛋糕屑,漫不經心地把用過的紙巾丟進黑色垃圾袋。我講的話她都沒聽進去嗎?「不好意思!」我尖聲大喊,衝過去找她。「妳有在幫我找戒指嗎?」「沒看到。」她看也不看就把桌上的碎屑掃進垃圾袋。「小心!」我急忙抽出垃圾袋裡的餐巾紙,一張張仔細觸摸,看裡頭有沒有硬塊,連手上沾滿奶油糖霜也不在乎。「小姐,我要打掃。」她把我手上的餐巾紙抽走。「妳看,弄得這麼亂!」「我知道,我知道。對不起。」我連忙撿起掉在地上的蛋糕紙模。「如果我找不到戒指,我就死定了。」我好想把垃圾袋搶過來,用鑷子夾起裡面的東西仔細檢查。好想用膠帶把整個大廳圍起來,列為犯罪現場。東西一定還在這裡,一定是。除非被別人拿走。這是另外一個可能,也是我唯一的希望。某個朋友手上還戴著我的戒指,只是她沒發現。或掉進某人的手提包……掉進衣服口袋……卡在毛衣上……我腦子裡的想像越來越天馬行空,每種似乎都有可能。「廁所找過了嗎?」她從我身旁繞過去。當然有。我跪在地上,每一間都找過了。洗手臺也檢查了,還檢查兩次。我想辦法說服飯店櫃臺的客服先生關閉洗手間,檢查所有的排水管,卻被拒絕。櫃臺先生說,如果我很確定戒指掉在洗手間,那情況就不一樣,他相信警方的看法也會跟他一樣,請我移開一步,後面還有人在等。警方。哼。我以為打電話報案,警車就會馬上鳴笛奔馳而來,而不是叫我去警局報案作筆錄。我哪有時間作筆錄!我要找戒指!我衝回下午我們坐的圓桌,爬到桌子下在地毯上再次摸索。我怎麼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我怎麼會這麼笨?我同學娜塔莎不能來參加我的婚前派對,跟我們一起度週末,所以提議大家改為買票出席居里夫人香檳午茶。我們一行八個人開心地啜飲香檳,品嚐小蛋糕。抽獎活動正要開始前,有人說:「波比,戒指拿出來給大家戴看看。」我不記得是誰說的,是艾娜麗思嗎?艾娜麗思是我的大學同學,現在是我在第一物理治療診所的同事;茹比也是我們的同學,她也有來參加午茶派對,不過我不太確定她有沒有試戴戒指。有嗎?我怎麼會這麼笨,連基本細節都記不得,這樣要怎麼當大偵探?坦白說,好像大家都有試戴:娜塔莎、克萊兒、愛米莉(高中同學)和露辛達(我的婚禮規劃師,我們後來變成朋友)和她的助理克萊梅西,還有茹比和艾娜麗思(大學同學兼同事,也是我最要好的兩個朋友兼婚禮伴娘)。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