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末日仙境(1) : 鐵國王

  • Hit:14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喝下迷魂酒,遺忘一切,終生平凡;還是,推開仙境之門,接受自己最真實的命運?──愛上冰冷的敵國王子,是她成為仙精的宿命……
結合精靈傳說與現代科技的仙境奇想,宛如仲夏夜幻夢的浪漫愛戀,你絕對無力抗拒!
  我的名字叫梅琪.徹斯。  十六歲生日的這天起,我的世界全然改變。  妖精帶走我的弟弟伊森,留下了一個換嬰。而我的好友羅比是個精靈,還是仙精王奧伯龍最寵愛的臣子,帕克。  遺忘這一切,或是進入仙境尋找伊森,除此之外,我別無其他選擇。
  眼前的永無永無之鄉,無比真實:彷彿永恆的暮光、騷動的刺藤、魅惑的妖火、懂人語的貓精,還有森精、水魔、羊女與棕仙……但我從不知道,這裡會是我的歸屬。
  「梅琪.徹斯,妳是我的女兒。」奧伯龍宣告了我的身分,仙精與凡人的混血,夏日國王竟是我的父親。
  但我並不想當什麼公主,我只想找到伊森,回到我們原來的家。
  或許,還有值得在乎的──亞許,冰冷的冬日國王子,他柔順的黑髮、明亮的灰眼睛彷彿月光,無不令我深深著迷;雖然我們是敵人,而他揚言要殺了我。
  帕克曾說:「只要妳願意,妳就能看透迷霧與魔魅。」現在,我看見了,那從我髮際兩旁伸出的尖耳,是我身為仙精的證明。
  如同我無力阻止的宿命,仙境的戰爭、伊森的下落、我和亞許的命運,彷彿狂奔不停的馬匹,未來,正朝失控制的方向疾駛而去……
  .ALA美國國家圖書館青少年票選最愛小說第五名  .美國羅曼史作家協會最佳青少年RITA獎  .Goodreads 網站票選年度最佳青少年好書
作者簡介
茱莉.香川 Julie Kagawa
  出生於加州的沙加緬度市。九歲時,茱莉跟家人搬到夏威夷,在海中度過了許多愉快的時光;不游泳的時候,她就沉浸於書堆裡,還會在上課時把小說藏在數學課本底下。
  由於喜愛閱讀的關係,茱莉開始寫一些陰暗可怕的故事,配上彩色插圖,把不幸的老師嚇得半死;隨著時間過去,那種血淋淋的故事不見了,但她寫作的熱情依舊。畢業後為了付房租,茱莉曾在許多書店工作過,卻因常在上班時間自己看書,而令書店經理皺眉不滿。於是她改行訓練動物,做了幾年的專業訓狗師,直到賣出第一本書之後,她就不再從事訓狗師的工作,專心開始全職寫作。
  目前,茱莉與她的丈夫、兩隻貓和兩隻狗居住在肯德基州路易維爾市。

01鄉下女孩我的名字是梅琪.徹斯。再過不到二十四小時,我就要十六歲了。甜蜜的十六歲,聽起來很美妙。十六歲應該是女孩子變成公主的年齡,開始談戀愛,去跳舞和參加畢業舞會之類的。有許多故事、歌曲與詩篇讚頌這個美好的年紀,述說一個女孩找到真愛,眾星為她綻放光明,英俊的王子抱著她迎向晚霞。我認為那種事不會發生在我身上。生日的前一天早上,我起床沐浴後,摸索著衣櫥想找衣服穿。通常我只是隨便抓一件丟在地板上還算乾淨的衣服,但今天不同。今天是史考特‧華壯將終於注意到我的日子,我的打扮要特別完美。當然,我的衣櫥裡像樣的衣服少得可憐。我的衣櫥抽屜裡基本上只有三種東西:慈善捐募的衣服、大人穿過給我接著穿的衣服,以及鬆垮的連身工作褲。最後,我套上一條卡其口袋褲、草綠色T恤與我僅有的一雙破球鞋,接著開始梳那一頭淡色金髮。我的頭髮直而細軟,而且愛亂飄亂翹,看起來好像我剛剛觸電了似的。我使勁把頭髮緊束成馬尾,然後走下樓去。我的繼父路克坐在桌前喝咖啡,一面翻著鎮上的小報,頭版標題寫著:「派特森農場生出五腿小牛。」我四歲的同母異父弟弟伊森坐在他爸爸懷裡吃著水果餡餅,渣渣掉得路克一褲子都是。他腋下夾著心愛的填充玩具兔「蓬蓬」,還不時想把自己的早餐餵給它吃,弄得兔子臉上也都是餅渣與果餡。伊森是個乖孩子,他遺傳了他爸爸的褐色鬈髮,可是跟我一樣有著像媽媽的藍色大眼睛。媽媽與路克很溺愛他,但他似乎並沒有被寵壞,謝天謝地。「媽媽在哪裡?」我走進廚房後問道。路克沒有理我,只是喝著他的咖啡。伊森嚼著水果餡餅,同時捏捏他父親的手臂。「媽媽在哪裡?」我問著,可是這次大聲了一點。路克猛然抬起頭,終於正眼瞧著我。他那像雙母牛般懶洋洋的褐眼睛微帶驚訝之色。「噢,哈囉,小梅,」他平靜地說道。「我沒有聽見妳進來。妳剛剛說什麼?」我嘆了一口氣,第三次重複我的問題。「她跟教會的一些女士開會去了,」路克低聲說道,然後轉頭繼續看報,「她要幾個鐘頭以後才回來,所以妳得自己去搭公車。」我向來都是搭公車的。我只是想提醒媽媽說她這個周末要帶我去領學習駕照。然而這些話告訴路克一點用都沒有,我可以把一件事跟他講十幾遍,但我一離開房間他就忘了。並不是說路克壞心眼或者太笨,他很愛伊森,媽媽跟他在一起似乎也真的很快樂,但每次我跟繼父說話,他都會用一副驚訝的樣子看著我,彷彿忘了我也住在這裡。我從冰箱上面抓起一個貝果,悶悶地咬著,眼睛注意著鐘。我們養的德國牧羊犬波波晃了進來,把頭擱在我的腿上。我搔搔牠的耳朵後面,牠發出哼哼聲。至少這隻狗懂得感激我。路克站起身,輕輕把伊森放到他的椅子上。「好啦,大傢伙,」他親一下伊森的頭頂說道,「爸爸得去修理浴室裡的臉盆,所以你要乖乖坐在這裡。等我修好以後,我們就去餵豬,好嗎?」「好喔,」伊森嬌聲說道,一面輕搖著小胖腿,「蓬蓬要去看小花小姐生小貝比了沒有。」路克得意的笑容讓我覺得噁心。「嘿,路克,」他轉身要走時我說道,「打賭你猜不出明天是什麼日子。」「嗯?」他連頭都沒有回。「我不知道,小梅。如果妳明天有什麼打算,就去跟妳媽媽說吧。」他彈一下手指,波波立即離開我,跟著他跑了。他們的腳步聲消失在樓梯上,只剩下我跟小弟在一起。伊森踢踢腳,用他那種一本正經的眼神看著我。「我知道,」他輕聲宣布道,同時把水果餡餅放在桌上,「明天是妳的生日,對不對?蓬蓬告訴過我,我記得。」「對耶。」我咕噥著轉身把貝果往垃圾桶一丟,它先碰到牆上才掉到桶內,在壁面的油漆上留下一塊油漬。我撇著嘴,決定不管它。「蓬蓬要我先跟妳說生日快樂。」「幫我謝謝蓬蓬。」我拂弄一下伊森的頭髮,離開廚房,心情奇糟無比。我就知道。媽媽與路克把我明天過生日的事忘得一乾二淨。我不會收到生日卡或者蛋糕,甚至不會有人跟我說生日快樂,除了小弟那個蠢兔子玩具。夠可憐了吧?回到自己房間,我抓起課本、作業、體育服,以及我存了一年的錢才買的iPod──就是那些路克瞧不起、他所謂的「讓大腦麻木的無用玩意兒」。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