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末日仙境(2) : 鐵女兒

  • Hit:145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鐵仙精捲土重來,冰王子叛國逃離,法力盡失的公主,竟要對抗她最愛的那個人……
結合精靈傳說與現代科技的仙境奇想,宛如仲夏夜幻夢的浪漫愛戀,你絕對無力抗拒!
  我是梅琪.徹斯,仙精王奧伯龍的混血女兒。  無盡冬日與冰冷的心,是我愛上敵國王子的代價。  窗外雪白的大地、寒霜般的城市,提醒我此時身在何處--這裡是非善福國,蜜珀女王的宮殿。  由於和亞許的約定,在打倒鐵國王後,我自願來到他的家鄉,成為被軟禁的人質。  從那之後,亞許就離開了冬宮,留下我孤單一人,只有不知何時會被女王召見的恐懼,像暗影般環伺著我。
  終於,在冬日國女王面前,我再次見到了亞許,迎來的卻是他冰冷的眼神。
  「不管我做了什麼,都是為了把妳帶來宮裡。」亞許的話語將我的心撕成了碎片,原來,我對他的情感是受到魔魅的影響,一切都只是虛假的幻象。
  有誰能帶我逃離這個地獄?沒想到,連來此交接季節權杖的奧伯龍也無能為力。
  就在季節權杖回歸冬日國的當晚,鐵仙精再度出現了,他們擁戴了新的鐵國王,並當著我的面搶走權杖,還殺死蜜珀女王的大王子。
  鐵仙精野心勃勃,永無之鄉滅亡的危機仍在,可是我卻被指控為兇手,遭到永恆的冰封,無法死去也不得逃脫。
  絕望中,冰層外出現了熟悉的聲音,低喃著一定會救我出來。當冰封破開的瞬間,我看見的,居然是亞許俊帥的臉龐與明亮的銀眼睛……
  .ALA美國國家圖書館青少年票選最愛小說第五名  .美國羅曼史作者協會最佳青少年RITA獎  .Goodreads 網站票選年度最佳青少年好書
作者簡介
茱莉.香川 Julie Kagawa
  出生於加州的沙加緬度市。九歲時,茱莉跟家人搬到夏威夷,在海中度過了許多愉快的時光;不游泳的時候,她就沉浸於書堆裡,還會在上課時把小說藏在數學課本底下。
  由於喜愛閱讀的關係,茱莉開始寫一些陰暗可怕的故事,配上彩色插圖,把不幸的老師嚇得半死;隨著時間過去,那種血淋淋的故事不見了,但她寫作的熱情依舊。畢業後為了付房租,茱莉曾在許多書店工作過,卻因常在上班時間自己看書,而令書店經理皺眉不滿。於是她改行訓練動物,做了幾年的專業訓犬師,直到賣出第一本書之後,她就不再從事訓犬師的工作,專心開始全職寫作。
  目前,茱莉與她的丈夫、兩隻貓和兩隻狗居住在肯德基州路易維爾市。

01 冬日王國鐵國王站在我的面前,容顏華美,銀色長髮飛瀉如瀑。黑外套在身後隨風鼓動,更襯托出他那稜角分明的蒼白面孔、透明的皮膚,以及底下彷彿發光的青綠色血管。他烏黑的眼底亮著閃電,肩背上伸出的鋼觸鬚像翅膀似地裹住身體,在光線照射下閃爍著。他像復仇天使般朝我飄過來,雙手伸出,嘴角露出一絲悲傷又溫柔的笑容。我跨步迎向他,那些鋼纜鬚輕輕繞住我,又將我拉近一點。「梅琪‧徹斯。」機械王喃喃說道,一面伸手撫過我的髮間。我打了個顫,雙手貼在身側,任由那些觸鬚在我身上撫摩著。「妳來了。妳想要什麼呢?」我皺起眉頭。我想要什麼?我為什麼而來?「我弟弟,」我想起來了,「你綁架了我弟弟伊森,想把我引來。我要帶他回去。」「不對。」機械王搖著頭,朝我移得更近。「妳不是為了找妳弟弟而來,梅琪‧徹斯。妳也不是來找妳所愛的非善福國王子。妳來到這裡只為了一個目的,那就是權力。」我的頭一陣陣劇痛,想往後退開,但那些鋼纜卻將我緊緊抓住。「不是的,」我喃喃說道,一面拚命想掙脫這片鐵網,「這……這樣是不對的。不應該是這樣子的。」「那麼妳就證明給我看。」機械王張開雙臂。「『應該』是怎樣的呢?妳到這裡來做什麼?證明給我看,梅琪‧徹斯。」「不要!」「證明給我看!」我的頭裡面有什麼東西在悸動:是巫木箭的脈動。我大喊一聲,舉起手將尖銳的箭尖對準機械王的胸口,然後用力刺入他的心臟。機械王驚駭地瞪著我,一面踉蹌退開。只不過對方現在不再是機械王,而是精壯而危險的仙精王子,一副全黑的身影,帶著烏黑頭髮與明亮銀眼。他伸手摸向腰際的佩劍,卻已經遲了一步。他的身體搖晃著,拚命想站穩腳步,我咬唇忍住尖叫。「梅琪──」亞許低喚道,嘴角流出一道細細的血絲。他雙膝跪下,握住胸口的箭,無力的眼神與我相接。「為什麼?」我顫抖著舉起雙手,看見上面滿覆血光,紅色的細流沿著我的手臂滴落到地上。在黏膩的血漬之下,我的皮膚裡有東西在蠕動,像血蛭似地想鑽出表面。我的心底某處知道自己應該會心驚膽戰同時又覺得噁心至極,但我並未如此。我感覺到自己強而有力,彷彿電流在體內激湧;彷彿我可以隨心所欲,無人能擋。我俯視非善福國的王子,對那可憐的身形輕蔑地笑著。我竟然真的愛過這麼一個怯懦的東西?「梅琪。」亞許跪在那裡,儘管他努力撐著,生命仍正從他體內一點一滴流失。有那麼短暫的片刻我還頗欣賞他這種頑強的韌性,但那終究救不了他。「妳的弟弟怎麼辦?」他問道。「還有妳的家人?他們都在等妳回家。」鋼纜從我的背上與肩上鬆脫,像閃亮的翅膀般在我身邊展開。我低頭看著無助地倒在我身前的非善福國王子,對他耐心一笑。「我已經到家了。」那些鋼纜像一道銀色的光影往下一揮,擊中仙精王子的胸部,將他釘在地上。亞許的身體一陣抽動,無聲地張著嘴,然後頭往後一仰,整個人像水晶撞到水泥地一樣變成粉碎。我站在非善福國王子晶亮的遺骸碎屑之間,仰頭大笑,聲音卻變成了尖叫,將我自己驚醒過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