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再見,我的書!

  • Hit:123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再見,我的書!》是《換取的孩子》、《憂容童子》三部曲的終篇,書名源自俄國作家納布可夫最好的一部長篇小說《天賦》。然而大江健三郎賦予這句話更深刻的意涵,作者想要告別的不僅僅是這部小說及小說中的主角,這也不僅僅是一句與作者創作生涯訣別的宣言,而是昭示著書中的主人公長江古義人(或說作家的分身)將帶領「新人」在最深沉的絕望中尋找希望。


  故事描述當日本的軍國主義發展到極至時,古義人和他的那些同志也打算仿效911的決裂方式,以高效能的炸藥摧毀東京都內的摩天大樓,作為一種小市民對抗巨大的國家機器的手段。當然,前提是不能有任何人員傷亡……


  整部作品自始至終回蕩著現代派詩人艾略特在《四個四重奏》中的那段著名詩句:“別讓我聽取老年人的睿智,不如聽他們的愚行,他們對恐懼和狂亂的恐懼……”。面對時代的暗流,每個人將如何進行抵抗?大江健三郎以一個小說家的想像力和七旬老人的“愚行”,向世人展現了他的偉大“預感”。


  日本知名作家,1994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作品風格與傳統和川端康成等人的溫婉柔美不同,自創出一種曲折行進、氣勢洶洶的文體。大江1935年生於日本四國愛媛縣喜多郡大瀨村,早在東京大學法文系就讀時,即嗜讀卡謬、沙特等作品,初期作品受其影響甚深,以存在主義為形式,呈現社會與個人的關係,《飼養》一書榮獲 1958 年第三十九屆的芥川賞,確立他「學生作家」的文壇地位。


  1963年大江的妻子生下一個嚴重殘障的孩子,《萬延元年的足球》便是以此為本,這本代表作為他拿下第三屆谷崎潤一郎大獎。1970 年代,他又將文化人類學的理念逐步引進小說創作中,代表作為《個人的體驗》,該書除獲第十一屆新潮文學獎,並因此作英譯而將他推向國際作家的位置。


  大江的小說主題充滿爭議,他將自己歸類為「怪誕現實主義」,他擅長將最強烈的恐懼和下意識願望穿插在日常生活中,以不合常理的想像瞬間改變現實。其寫作範圍涉獵寬廣且具人本關懷的精神,無論是政治、核能危機、死亡與再生、甚至包括宇宙論,皆呈現在他的創作中。


  時報另出版有大江作品:散文《靜靜的生活》《為什麼孩子要上學》《給新新人類》;長篇小說《換取的孩子》《憂容童子》等。




譯者簡介



許金龍



  1952年出生於南京,畢業於武漢大學外語系。近期專事大江健三郎及其文學之研究,發表〈愁容童子--森林中的孤獨騎士〉和〈盤旋在廢墟上的天使〉等文章若干,翻譯《被偷換的孩子》、《愁容童子》、《再見,我的書!》、《兩百年的孩子》、《這個星球上的棄兒》等大江健三郎的小說,其中《再見,我的書!》獲第四屆魯迅文學獎優秀翻譯獎。此外,還翻譯了三島由紀夫、柳美里、東山魁夷等人的作品。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