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戰龍無畏(3) : 荒漠奇航

  • Hit:175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一個接一個野心與權謀之鬥,一次又一次智慧與勇氣的考驗!
  勞倫斯與無畏經歷了一場中國宮廷的篡位之亂,同時,中國社會的龍權自由令無畏眼界大開!正當勞倫斯充滿著思鄉之情、而無畏滿腹改革熱血,準備一起打道返回英國時,卻突然接獲神秘的沙漠嚮導──薩基,捎來的英軍密函:奉命前往土耳其取三顆珍貴的龍蛋,並立刻護送回國!
  不料,忠誠號因意外而受損,軍令又迫在眉睫!他們唯一的路徑竟是浩瀚荒漠和冰天凍地的高原,還有變幻莫測的天候災難、食物與水源的短缺、蠻族和野龍的交手突襲,而眼前這位冷漠的嚮導薩基,究竟是敵是友……更糟的是,龍天蓮因怨恨無畏害死她的主人,秘密進行復仇計畫。她投奔拿破崙,誓言要讓勞倫斯與無畏國破人亡!
  英國駐土耳其的大使離奇死亡,土耳其政府拒絕交出龍蛋,勞倫斯跟無畏孤軍無援,他們該用什麼智謀完成任務?然而面對奧地利的變節,普魯士盟國誓死奮戰到底,卻難以抵擋拿破崙堅不可摧的大軍和龍天蓮的權謀操弄,這樣骨牌效應的兵敗局勢下,勞倫斯跟無畏要如何守住歐洲最後防線……
本書特色
  ★蔡康永、藍祖蔚、灰鷹、御我 大好評推薦!
  ★歷經令人瞠目的中國宮廷內鬥後,無畏決心返回英國爭取龍權!面對一張真假難辨的英王密令、一個神秘莫測的沙漠嚮導、一位野心嗜天下的皇帝,以及接踵而來兵敗如山倒的戰爭……勞倫斯與無畏在返國爭取龍權前,得使盡全力航向未知的挑戰,並通過荒漠冰原、權謀算計、統馭野龍的終極關卡!
  ★版權暢銷全球29國!《魔戒》導演激賞力挺,正加速拍攝!史蒂芬.金盛讚:超級精采!
作者簡介
娜歐蜜.諾維克(Naomi Novik)
  從六歲開始閱讀《魔戒》,就成為熱中奇幻文學的讀者,而她也是歷史迷,又愛好派崔克.歐布萊恩和珍.奧斯汀的作品。她在布朗大學研究英國文學,並且在哥倫比亞大學攻讀資訊科學博士,之後參與開發電腦遊戲「絕冬城之夜:黯影之心」。她旅居加拿大的埃德蒙頓市,工作了短短的一個冬天(穿著一件厚到誇張的大外套,那件外套現在塞在她衣櫃深處)後終於了解,比起程式設計,她更愛寫作,於是回到紐約,決定嘗試寫作。《戰龍無畏》是她的處女作。
  諾維克現在和丈夫以及六台電腦住在紐約市,她的官網是www.temeraire.org,可以由此連到她的網誌。
譯者簡介
周沛郁
  熱愛文學、音樂和電影,喜歡各種型式的語言、言外之意,以及不可思議之事。腳踏自然、人文兩艘船一路長大,拿到森林學碩士後才找到一生摯愛,投向翻譯的懷抱。譯有《王城闇影》《靈魂護衛》《不再拖拖拉拉》等書。

那陌生人身穿著鋪綿夾克,頭上一捲深色羊毛巾上戴著圓頂帽,全身灰撲撲,染上塊塊黃斑,不像一般中國人的衣著。他戴手套的手上停了隻兇狠的老鷹,蓬亂的羽毛金棕相雜,一雙黃眼怒張,咬咬喙,在棲息處挪著步子,巨大的爪子抓透厚厚一大塊護手。雙方互瞪了一陣子,陌生人開口時,房裡的人更驚訝了,他以字正腔圓的英文說:「各位先生,在下的任務不能耽擱,抱歉打擾你們用餐。這兒有位威廉.勞倫斯隊長嗎?」勞倫斯太震驚,又有點酒意,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接著才從桌旁起身過去,在老鷹不友善的瞪視下,接過防水布包的包裹,對那人說:「先生,多謝了。」那張削瘦的臉細看之下不只有中國血統,他黑眼睛雖然有點鳳眼,不過更像西方人的眼形,而打亮的柚木般的膚色,主要是太陽的傑作,而非出於天生。陌生人禮貌地頷首:「很榮幸為您服務。」他沒笑,但由眼神中的一抹光芒看來,大家的反應讓他滿樂的,而且他已經習慣讓人這麼驚訝了。他瞥一眼餐廳裡所有人,向史丹頓微微一鞠躬,便像來的時候一樣突然地離開,與聽到騷動趕來的僕人擦身而過。「請為薩基先生準備一點吃的。」史丹頓低聲對僕人說完,派他們去招呼他。勞倫斯這時正拿起他的信件。封口的蠟因夏天的熱度而軟化,印上的圖案模糊不清,蠟封壓不碎,也弄不太下來,拉扯起來如軟糖一樣,在他手上留下一絲絲黏稠的蠟。信封裡只有一張紙,是藍登司令親筆的信,內容是正式命令的直接語氣,一眼便能看盡。……刻不容緩,因此你們必須立刻前往伊斯坦堡,去找皇家塞利姆三世號上的阿弗藍.馬登,取得皇家空軍已協議得到的三顆蛋,盡力保護孵化期間的蛋不受影響,並馬上送達指派的三位軍官手上。他們會在鄧巴的掩蔽所等你們……接著是一貫義正辭嚴的結尾──「若本任務失敗,一律嚴厲懲處。」勞倫斯把信遞給葛蘭比,示意他看完後,傳給來書房找他們的萊利和史丹頓。葛蘭比交出信之後,說:「勞倫斯,之後的旅程還要好幾個月,我們不能枯坐著等船修理好,得馬上出發才行。」萊利站在史丹頓肩後讀信,抬起頭問:「可是,還能怎麼去呢?以無畏的體重,港裡的船幾個小時都撐不住,而且海上沒地方休息,不能直直穿越海洋。」「那裡又不是新斯科細亞,只能從海上過去。」葛蘭比說:「還有陸路啊,我們得改走陸路。」「少來了。」萊利不耐煩地說。「有何不可呢?」葛蘭比說:「修理費時還是另一回事,真正有問題的是走海路要花幾百年才能繞過印度。不如直直穿過中亞──」「是啊,你還能跳進水裡一路游回英國呢。」萊利說:「越早到越好,可是欲速則不達,至少忠誠號能讓你們到得了目的地。」勞倫斯心不在焉地聽他們交談,一面讀著信,腦中又有新的想法。命令中一貫的語調和實際的緊急程度不容易分別,然而,龍蛋雖然很久才會孵化,卻很難預測孵化時機,而且不可能永遠等著他們。他對萊利說:「湯姆,航行中也可能天候不好,到巴斯拉恐怕要五個月,無論如何,得從那兒飛到伊斯坦堡。」「然後很可能發現三顆龍蛋變成龍,半點用處都沒有。」葛蘭比說。勞倫斯一問之下,他才肯定地說,蛋一定不久就要孵化了,至少剩下的時間不多,他們不能掉以輕心。他解釋道:「大部分品種最多只會在蛋殼裡待個兩年左右。而孵化期過了一半,才能確定龍孵得出來,所以海軍部買的蛋,一定比那成熟。我們得分秒必爭,天曉得為什麼不找直布羅陀的人員,要派我們去拿蛋。」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