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深泥丘奇談

  • Hit:132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生病的時候,就要去看醫生。 可是一旦踏進這家醫院,你就很難全身而退……

突破【殺人館】系列風格!歡迎進入綾□行人的異想世界!
  唧唧唧、叩叩叩、嘰咿咿、咚咚唔……深夜的醫院裡,不斷傳來各種奇怪的聲音。我是一個推理作家,打從我因為莫名的暈眩,來到住家附近的「深泥丘醫院」看病,就遇上了一連串難以理解的怪事:
  無論腦神經科、消化器官科,還是牙科,看診的竟然都是名字相同、長相更一模一樣的「石倉醫生」!而護士□谷小姐也彷彿有分身般地神出鬼沒,到處都可以看到她的身影。更詭異的是,牆壁上居然出現了人臉,鐵軌上的火車則變身成可怕的大蟲,甚至有黑色大蛇纏住我的身體,害我差點窒息!
  但當我向妻子和其他人提起時,大家卻說這在深泥丘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反而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這到底是我的幻覺、我內心恐懼的投射,或者……
  當最重視邏輯的推理頭腦,碰上了無法解釋的現象,究竟該選擇質疑還是相信?以「殺人館」系列享譽文壇的綾□行人,以全新風格寫出人心的反覆與矛盾,錯綜迷離的氛圍,也讓讀者更難以預料最終的結局!

作者簡介

綾辻行人 Yukito Ayatsuji
  一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生,日本京都人。京都大學教育學系畢業,並取得京都大學博士學位。
  一九八七年,他還是研究所的學生時,即以《殺人十角館》在文壇嶄露頭角,掀起一股「新本格派」推理小說的旋風,成為眾所矚目的新銳推理作家。而他後來陸續發表的「殺人館」系列不僅深受讀者喜愛,更奠定了他在推理文壇的地位。一九九二年,他並以《殺人時計館》得到第四十五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除了「殺人館」系列外,他的「殺人方程式」系列、「殺人耳語」系列,以及恐怖小說「殺人鬼」系列等作品,也都博得了很大的迴響,其中《童謠的死亡預言》更榮獲《周刊文春》一九九○年度十大推理小說的第一名!他另著有精采的單篇作品《推理大師的惡夢》、《眼球特別料理》、《怪胎》等,以及結合本格推理和恐怖驚悚的完美傑作《最後的記憶》。
  一九九八年他親自撰寫劇本,並兼任導演,完成電腦遊戲「惡夢館」。一九九九年,又得到第三十屆麻將名人賽的冠軍,成為史上第一個拿到「麻將名人」的推理作家。

譯者簡介

郭清華
  淡江大學東方語文學系畢業。第一個工作就是出版社的日文翻譯,一直沒有離開翻譯的崗位。譯有《我愛廚房》、《殺人人形館》、《殺人黑貓館》、《北方夕鶴2/3殺人》及《魔神的遊戲》等書。

導讀 無須解釋的閱讀樂趣──談綾□行人的《深泥丘奇談》 【文字工作者】劉韋廷
  就某些方面來說,綾□行人實在很難不讓人聯想到愛倫坡去。
  眾所皆知的愛倫坡,除了寫出許多經典恐怖小說外,更藉由短篇〈莫爾格街兇殺案〉開創了推理小說這個文類,並影響亞瑟.柯南.道爾創造出「福爾摩斯」系列作品,迎來了至今仍方興未艾的推理熱潮。
  綾□行人的創作歷程,與愛倫坡彷彿鏡像一般,讓人得以相互對照。愛倫坡以恐怖小說為本,推理對他而言,是個說來其實有些意外的副產物。至於綾□行人,則是日本推理的新本格浪潮開創者之一,以正統推理的「殺人館」系列小說成名。但被認為是純正推理作家的他,卻對恐怖小說有著無比熱忱,不僅曾寫過以心理驚悚為主的「殺人耳語」系列作品,更以「殺人鬼」系列作,呈現出有如電影《十三號星期五》般的不死殺人魔故事。
  然而,他畢竟仍是一名推理作家,是以在上述的恐怖小說中,亦導入了極為明顯的推理元素,往往會在小說的高潮時,出現如同揭露真兇般的本格推理必備橋段。
  但有趣的是,對於綾□行人來說,他似乎也有段時間,在恐怖與推理的類別界線間感到苦惱及難以取捨。他除了將推理元素運用在恐怖小說裡,更同時把一些難以解釋的現象,直接放進一切需以理性為依歸,每件事都得擁有合乎現實解釋的本格推理小說中。例如原本均以本格推理風格掛帥的「殺人館」系列第七作《殺人暗黑館》,便有部分真相完全無法以合乎現實的方式解釋,亦使不少推理迷感到難以接受,引發了正反兩極的觀感。
  如此的兩方拉扯,身為讀者的我們,亦能在他更早前的短篇集《推理大師的惡夢》中看出些許端倪。《推理大師的惡夢》雖說看似本格推理,但書中的每個短篇,卻都擁有強烈的戲謔特質,那些解答縱使均能解釋清楚故事內的謎團,但也同時有種強詞奪理的態勢,使得整本作品彷彿是在刻意惡搞一般,對推理小說那些本應理所當然的元素發出質疑。
  而這樣的焦躁,在他徹底將風格混和,頗有宣洩心中苦惱意味的《殺人暗黑館》後,才又總算尋得了平衡之道。於是,在比《殺人暗黑館》還晚動筆,卻先行集結連載內容成書的長篇恐怖小說《最後的記憶》中,其推理元素的呈現,比起他以往的恐怖作品已淡薄許多;就連「殺人館」系列的最新作品《殺人驚嚇館》,也不再像《殺人暗黑館》那樣無法以現實角度解釋,故事中的陰鬱詭異氛圍亦掌握得宜,成功為其奪回了不少忠實推理讀者的目光。
  至於這本恐怖短篇集《深泥丘奇談》,也同樣承繼了他後來的創作走向。除了〈惡靈附身〉是應出版社的推理企劃所寫的短篇,具有較強推理色彩外,其餘作品均為單純的恐怖風格。有趣的是,這回《深泥丘奇談》中的主角,亦同樣為一名推理小說作家,而綾□行人也大方承認,這名角色極為貼近日常生活中的自己,因此,當主角在面對一些無法以現實角度解釋的事情時,總會不免聯想起推理小說中所需遵守的既有規則,使本作得以令讀者窺見綾□行人現階段的創作思維,以及如何看待恐怖與推理這兩種類型小說的不同之處,充滿了如同夫子自嘲般的輕鬆自若。
  除此之外,收錄在《深泥丘奇談》裡的短篇,在恐怖方面的呈現手法,亦與以往有所不同。這一回,綾□行人帶來的是如同日本恐怖漫畫家伊藤潤二的風格。故事在充滿生活感的狀態下前進,以突如其來、溢出現實常軌的現象,營造出詭異中帶有一絲幽默的效果,讓人摸不清一切究竟是真有其事,或只是主角不穩定的精神狀態幻想而成。
  這回,綾□行人不再需要為讀者解釋各種怪異現象的緣由為何,僅是單純地寫出事件,以大幅留白的手法,使人在閱讀之際更感好奇不已。
  我想,有不少時候,如果你想闡述一本恐怖小說為何好看有趣,那麼最好的解釋,或許正是因為那本作品絲毫不為你解釋什麼。正如你在不知不覺中翻過一頁一頁,踏入「深泥丘」這個看似平凡、卻又處處詭異的地區裡,所目睹到的那些個古怪遭遇一樣。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