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不專業偵探社之史派曼家的詛咒

  • Hit:170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這個令人啼笑皆非的家族,將所有的偵探本能,都用在對付家人、情人、或是鄰居的身上!
  這本小說”最懸疑”的是:你不知道,笑點會在哪裡 咻 ~ 冒出來!  讓你從翻開到讀完臉上都帶著笑容!
  《穿著PRADA的惡魔》作者蘿倫.薇絲柏格,看了麗莎.陸茲作品說:「這是我近幾年來讀過最有趣的書!」
  ★2009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入圍  ★2009年麥卡維帝獎最佳小說入圍
  私家偵探伊莎貝爾.史派曼,在三個月內被逮捕四次(雖然本人堅稱只有兩次),她瘋狂監視可疑鄰居(名字:約翰.布朗;代號:目標),深信他心懷不軌,然而她的父母(史派曼徵信社的管理階層)卻不以為然。當惱火的主管拒絕繳款保釋小伊出獄,她只好求助於八十多歲的律師老莫。雖然如此,但年邁律師就算要代表她出庭抗辯,也得先了解事實真相。老莫在餐館一邊喝咖啡,吃三明治,一邊聽小伊娓娓道出全盤真相——一個三十歲的有照私家偵探親眼所見的真相!
  私家偵探伊莎貝爾.史派曼斷定,如果不是被詛咒,哪來這麼多倒楣事?
  從鬼靈精怪的小妹差點開車輾死人這件事開始,不專業偵探社內憂外患不斷:先是老爸面臨退休恐慌,行為出現異狀;老媽半夜不睡覺,卻偷溜出門破壞陌生人的摩托車;優秀到令人討厭的大哥婚姻失和,從一絲不茍的潔癖男變成蓬頭垢面的邋遢男!
好不容易隔壁搬來優質好男人,但他在伊莎貝爾的眼中卻是個百分百的可疑份子:  疑點一:約翰布朗?這名字也太菜市場了吧!一定是假名!  疑點二:跟他碰過面的女人都消失了!難道他是變態殺人狂?  疑點三:三天兩頭挖地洞,該不會是在埋屍體吧?!
  愈深入調查,愈陷入前所未有的危險之中……
  在偵探天性驅使下,伊莎貝爾決心對「目標」展開積極調查,但此舉卻為她招來悽慘的下場。除了數度進出拘留所,「目標」還針對她向法院申請禁制令;伊莎貝爾想要出狠招,闖入「目標」家裡調查,卻不慎從十二呎的空中跌下,摔的鼻青臉腫。好不容易逮到「目標」的小辮子,人卻誤上賊船,陷入危險之中……
  誰說私家偵探只能調查委託人出軌的另一半?破壞節慶裝飾的模仿犯同樣罪不可赦!
  誰說殺人棄屍只會發生在暗巷之中?隔壁家的青綠草皮底下說不定就埋了一堆屍體!
  誰說兇手不可能是老爸老媽或老妹?要懷疑就大義滅親,一個都不留!
  最脫線的半熟偵探、最歡樂的懸疑情節、最脫序的家族成員……不專業偵探社,重出江湖!
作者簡介
麗莎.陸茲 Lisa Lutz
  曾在加州大學聖塔克魯茲分校、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英國里茲大和舊金山州立大學就讀。她曾在低薪的工作中換來換去,同時寫作犯罪集團喜劇電影《第二方案》(Plan B)的劇本。電影於2000年完成後,她誓言絕不再寫另一齣劇本。通常她在一個地方不會居住超過兩年,目前暫居西雅圖。
譯者簡介
林師祺
  政大英文系畢。曾任報社編譯、記者,現為專職翻譯。雖未任職私家偵探業,但以刺探小兒(從不間歇)與親友(心血來潮時)的內心世界為樂。
  譯有《有翅膀的小紅鞋》(大塊)、《法國女人不會胖》(大塊)、《耶穌在哈佛的26堂課》(啟示)、《橋下殺人事件》(高寶)、《華爾街擦鞋童的告白》(東觀)、《愛在現在式》(高寶)、《16歲的最後心願》(皇冠)等。

第一部:話說從頭我很難從頭開始敘述事情。一則是因為我覺得從頭說起,故事就遜了。在我看來,大家根本得聽到一半才知道原來有個故事呀。此外,所謂的起頭很難判斷。我大可以說所有故事的開端都是太古時代。由於老莫已經八十二歲,因為時間限制的關係,我就從我遇見,或者說得更詳細,從我看到「約翰.布朗」(此後都稱為「目標」,或是他的化名「約翰.布朗」)娓娓道來吧。「目標」搬到我父母家隔壁,彷彿只是昨日。他搬進三層公寓的二樓,以前住的是雷夫特先生,而且他租了將近三十年。大衛比我跟雷夫特先生更熟,因為他的房間與他的住處只有六呎之遙,而且兩人的窗戶高度相當,可以清楚看到彼此室內。雷夫特先生通常都在家裡看電視,大衛則多半在房裡溫書,所以他們各自在舒適的安靜角落與彼此熟稔(當然,要消去電視的聲音。)我離題了。如上所述,調查對象搬到隔壁的當天彷彿只是昨日。我的記憶之所以如此鮮明,是因為當天稍早發生的事件,我也是因為那些事情回父母家,調查對象的搬家貨車正好並排停放在路邊。或許我應該從當天稍早說起,還要敘述先前所提到的事件。********************************************************************1. 我個人的簡史我是艾伯特與奧莉薇.史派曼所生的第二個孩子。打從十二歲起,我就投身家族事業,也就是位於加州舊金山史派曼住宅中的史派曼徵信社。哥哥大衛比我大兩歲,妹妹小瑞比我小十四歲多。無庸置疑地,我小時候(後來的青少女時期也一樣)很難纏。史派曼家族在我的凌虐之下度過將近二十個年頭,經過推論,我的惡劣行徑應該就是因為有個手足(大衛)太完美,太智勇雙全,太無與倫比。因為我永遠比不過哥哥,只好致力於發展我的缺陷,以致於所到之處都留下破壞公物、曠課逃學的事蹟。大衛常常拚命幫我擦屁股,最後就連他也懶得顧及我的感受。如今大衛成了律師,還娶了我的好姐妹派特蘿。他與家族事業之間的主要關聯,就是發包工作給我們。妹妹小瑞今年十五歲(半),看起來卻頂多只有十三歲。她遺傳了母親的小骨架,但是那一頭暗金色的頭髮與雀斑卻是獨一無二。妹妹對家族,尤其是家族事業的忠誠最不同於我跟大衛。小瑞打從六歲起就開始為史派曼徵信社工作,而且還認為自己的生活完美無暇。對她而言,也許不假;她似乎投對胎了。在我二十五、六歲那段時間,我終於發現自己的行為會影響即將進入青春期、又容易學壞的小孩,此外再加上外界訴之以情,我長大了。我的轉變來得很快,外行人可能會認為我睡前還是個死小鬼,一覺醒來卻成為負責任的社會中堅。當時我家得以享受最長久的正常階段,前後大概有四年。結果兩年前,瑞伯搬進史派曼家,我、我父母、我妹、我大伯與我哥之間又開始悄悄對立衝突。接著便全面開戰。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